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生气在楼梯用力进入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生气在楼梯用力进入

盒子中嵌着一枚明灿灿的钻石,从钻石的体积来看,重量足足在两克拉以上!

嚯!

桌上的众人看到这枚成色极好的钻石后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叹,另外一桌的人也都伸直了脖子往这边张望过来。

看这个头,得有两克拉吧?!

个头倒是其次,主要是牌子,云海的君许珠宝啊,堪比港澳大牌的珠宝品牌啊!

听说他们家只出精品,同样款式的钻石要比别家贵得多,看这个头和做工,起码得有一二十万吧!

这么贵的钻石说送人就送人,真豪气啊!

众人只顾着夸赞许浪手里的钻戒,完全忽略了,许浪作为一个男人送钻戒给有妇之夫,其实是别有用心。

君许珠宝?

程晃闻言不由挑了挑眉毛,这不是自己家旗下那家珠宝公司吗?!

程晃好奇的瞥了眼许浪手里的钻戒,接着不由一怔,甚至有些震惊,因为许浪手里拿着的那款钻戒,竟然跟他带来的那枚钻戒一模一样!

他赶紧转过身仔细的望了眼许浪手里的钻戒,接着嗤笑一声,眼中闪过一种浓重的讥讽。

小老板就是小老板,送枚钻戒竟然都是假的!

虽然许浪手里这款钻戒跟程晃手里这枚款式一模一样,但是材质却有着天壤之别,许浪手里这枚其实是一枚莫桑钻!

虽然莫桑钻的火彩非常好,硬度也极高,可以以假乱真,但是它终究不是钻石,价格也是天差地别,许浪手里这枚戒指撑死也就两三万块钱!

哎呀,阿浪,这怎么好意思啊,你已经帮了我们家这么大忙了,我们怎么还好意思收你礼物!

未等柳清清说话,李淑芬率先冲许浪客气了一番,不过她话虽这么说,但是却两眼放光的盯着许浪手里的钻戒。

是啊阿浪,这太贵重了,我没看错的话,这款钻戒是君许珠宝刚刚发布的新款吧,据说还没上市呢,预计售价将达到三十多万呢!

韩立邦倒也识货,不由跟着惊讶的叹道。

众人听到他这话再次跟着惊呼了一声,没想到这款钻戒竟然这么贵。

还是韩伯父识货,这是我托君许珠宝里的熟人,费了大力气才弄出来的,虽然价格还算说的过去,但是对于清清的气质而言,还是显得有些寒酸!

许浪笑盈盈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股莫大的自豪,再次将钻戒往柳清清跟前递了递,笑道,还希望清清不要嫌弃!

不行,这戒指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柳清清急忙摆了摆手,连声拒绝,她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尤其是戒指这么敏感的东西,她更不能收。

清清,你这么好看的手指上不加点像样的装饰,太可惜了!

许浪望了眼柳清清白皙纤长的手指,笑着劝说道,任谁都能听出来,他这话是在讥讽程晃,这么漂亮的老婆,手上竟然连枚戒指都没有!

柳清清闻言面色微微一变,立马将手攥紧,心中不觉有些刺痛,是啊,哪个女生会不喜欢钻戒,不喜欢浪漫呢?

可是摊上程晃这么个丈夫,一切便只能是幻想。

好看的手指上没有点像样的装饰很可惜,但是戴上假钻戒,就不可惜了吗?!

这时程晃突然悠悠的开口道。

许浪闻言面色一变,意识到程晃这话是在说他,脸色一沉,怒声道,程晃,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说我手里的戒指是假的?堂堂君许珠宝的戒指会是假的?你知道君许珠宝是什么公司吗?!

我没说说君许珠宝的戒指是假的,我只是说你手里的戒指是假的!

程晃语气平淡的说道,换句话说,你手里的这枚戒指根本不是君许珠宝的产品,不过是一枚山寨货罢了!

你放屁!

许浪听到程晃这话顿时一阵心虚,恼羞成怒的指着程晃厉声呵道,我几百万都拿的出来,会拿不出来三十万?!

程晃,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韩立邦也气的脸色铁青,冷声冲程晃骂道,你要再敢乱说一句就给我滚蛋!

他知道,自己这个废物女婿指定是看人家送自己女儿钻戒,心里不平衡了,所以故意在这里捣乱!

他可不想柳家好不容易攀上的救命稻草毁在程晃的手里。

李淑芬也狠狠瞪了程晃一眼,压低声音呵斥道:你疯了吗,给我闭嘴!

怎么,程晃,你现在知道丢人了?你自己给我表妹买不起钻戒,就不让我表妹接受别人的礼物?!

孙斌站起身讥讽的说了一句,接着走到许浪跟前仔细看了眼许浪手里的钻石,颇有些炫耀的说道:我对钻石算不上精通,但是以前也从事过相关的工作,所以自以为对钻石也有些了解,这枚钻戒的火彩非常出色,以柔和的冷艳蓝光为主,色散度高,切工也是一流,绝对能达到EX水平,一看就是出自大品牌之手!

许浪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有些感激的冲孙斌点了点头。

众人听到孙斌这一套专业的术语,都被哄的一愣一愣的,暗自揣度孙斌该不会是哪家珠宝公司的高管吧。

文学

早就听说姐夫以前当过钻戒的销售员,果然有见地!

程晃点点头,颇有些佩服的说道。

哄!

众人听到钻戒销售员几个字,顿时忍不住捂嘴哄笑了起来,说的那么牛逼哄哄,原来就是个销售员啊,果然是从事过跟钻石相关的工作!

孙斌听到众人的哄笑,顿时脸色红了红,无比恼怒的瞪了程晃一眼,冷声道,销售员怎么了,销售员也需要足够的专业知识,我从专业的眼光来看,这就是枚真钻石!

这就是为什么你只是一名销售员的原因!

程晃语气有些反讽的说道,接着站起身走到许浪跟前,瞥了眼许浪手里的钻戒,神情自若的说道,作为一名钻石销售员,你应该听说过什么是莫桑钻,莫桑钻的色散和折射指数比钻石更高,火彩自然也比钻石要好,而莫桑石9.25的硬度也仅次于钻石,甚至用钻石笔也无法测出两者的区别!不过假货就是假货,虽然它们两者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仍可以通过两者之间的刻面棱重影、导电性以及比重,分辨出真伪!

对于普通人而言,用肉眼根本无法辨别出莫桑钻和钻石的区别,但是对于自小受过各种严苛训练的程晃而言,不过小菜一碟,他看出来了,许浪手里这枚莫桑钻太过完美了,完美的有些过分,而天然的钻石,一般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丝瑕疵。

众人见程晃说的头头是道,不由有些惊诧,俨然没想到这个叫花子竟然还懂钻石!而且更让他们惊诧的是,这个叫花子侃侃而谈的时候,身上竟然散发出一股特殊的魅力,让人有些着迷!

他们也不知道程晃说的是真是假,一时间也没敢说话。

柳清清望向程晃的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惊疑,接着心中冷哼,暗想多半是这个窝囊废在哪本书上看来的。

许浪听到程晃如此专业性的辨析,心头不由一慌,面色也微微泛白,因为程晃这话说的没错,他手里这枚钻戒,确实是莫桑钻!

当时卖给他的那人说绝对能够以假乱真,就连专业的鉴定师也无法用肉眼分辨,所以他才图便宜买了这枚钻戒,毕竟能省下不少钱,但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叫花子给识破了!

孙斌脸色也不由一变,知道程晃说的对,精品莫桑钻确实可以以假乱真,而这些也触及了他的知识盲区,他也没法跟程晃争辩,便冷声嘲讽道:先不说徐总手里这戒指是真是假,就算是莫桑钻的,那也值个两三万,你呢?你别说两三万,就连两三千的戒指也没有给清清买过吧?!

他这话话音一落,在坐的众人顿时一阵骚动,讥笑连连。

就是,自己连个金戒指都送不起,还有脸说别人!

金戒指,你也太看得起他了,银的他都送不起!

哪来的脸说别人啊,就算人家送的是假的,不也比他强十万八千倍!

许浪听到众人的议论,顿时脸色一喜,挺了挺胸,满脸得意,是啊,自己送的假的又如何,还不是比这个什么都送不起的窝囊废强?!

孙斌也一脸自得,心头畅快不已,一个臭要饭的也敢在我面前装,自取其辱!

柳清清望着本想出风头但是到头来却变成众人嘲笑对象的程晃,颇有些自嘲的嗤笑一声,心中说不出的哀伤,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今生才会嫁给这么个一无是处的男人!

蠢材,十足的蠢材!

韩立邦脸色铁青,实在受够了这个蠢货女婿。

不过程晃却是一脸的坦然,望了眼许浪,淡然的说道:我不送也就罢了,送,便一定会送真的!

说着他伸手将口袋中早准备好的那枚钻戒掏出来,递到柳清清面前,眼角浮起一丝温柔,轻声说道,对不起,我这枚戒指来晚了!

众人听到他这话不由一怔,显然有些意外,纷纷伸着脖子往程晃手里看来,迫切的想看清这个叫花子能送出什么戒指,金的?银的?还是铁的?

但是等他们看到程晃手里足足有两克拉大小的钻戒后,皆都惊骇不已,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叫花子送的竟然是一枚成色极好的钻戒!

甚至在璀璨夺目钻石的映照下,就连程晃那张丑陋的脸庞也都看着顺眼多了!

柳清清看着程晃手里的钻戒也是满脸惊讶,从来没敢想过有一天这个吃软饭的窝囊废竟然会亲手送给她一枚钻戒,以至于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立邦夫妇也不由有些震惊,互相看了一眼,皆都有些纳闷,不知道这个废物女婿怎么突然发达了,今天又是刷卡又是送钻戒的!

许浪和孙斌夫妇也是又惊又诧,脸色铁青,这一幕实在极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哎,这枚钻戒跟徐总手里的那枚是不是一样的啊?!

这时众人中眼尖的一人突然看出了什么,有些惊奇的喊道。

是啊,看着真像啊!

另一人也跟着附和道。

不错,看起来确实一样,只不过我这枚才是君许珠宝未上市的正品钻戒!

程晃昂着头,面色坦然的应道。

不可能!就你一个叫就你一个无业游民,也能买得起君许珠宝的钻戒?而且你也说了,它根本就没上市,那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许浪立马面色通红的大声质问道,他不相信一个叫花子有能力买得起这么贵的钻戒!而且还是知名珠宝公司未上市的新品!

徐总,你在君许珠宝有朋友,我在君许珠宝也有朋友!

程晃语气平淡的望着许浪说道。

就你?!

许浪顿时嗤笑一声,上下打量程晃一眼,神情中说不出的讥讽,感觉这话比程晃买得起钻戒还扯淡!

要知道,若想提前购买君许珠宝未上市的新品,是需要极其过硬的关系的,起码要认识分公司总经理级别的人,而且还要给人家不少好处费,他也是因为打理关系太费钱费力,所以才买的仿制莫桑钻!

程晃,我看你手里这枚才是假的吧?!

这时一旁的孙斌突然站出来冷哼道,怪不得你诬陷徐总的戒指是假的,原来是为了给自己表现的机会啊!

许浪眼珠一转,也立马跟着质问道:就是,程晃,你真是会颠倒是非,明明自己手里的是假的,却反倒诬陷我手里的是假的,你难道以为清清就这么好骗吗?!

程晃不由被这俩人的倒打一耙气笑了,淡然道:我说了,莫桑钻和钻石是可以用仪器鉴定出来的,谁真谁假,找人一验便知!

好!验就验!

许浪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意味,急忙说道,我认识一个在君许珠宝平江分公司担任鉴定师的朋友,我这就打电话让他带着证件和仪器过来帮我们验证,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

程晃非常爽快的点了点头,他们自己家公司的鉴定师,他能有意见吗?

许浪心中窃喜,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暗想真是个蠢货,既然这鉴定师是他的朋友,那自然会向着他,所以他这枚戒指就是假的,也会是真的,而程晃的戒指就算是真的,也会是假的!

其实程晃也已然料到了这一点,知道许浪极力举荐这位鉴定师肯定有什么阴谋,所以他掏出手机准备给林伯发个短信,让林伯跟平江分公司的领导打个招呼,提点一下,毕竟下面的这些公司小领导,他也不熟。

就在许浪拨打电话,程晃编辑短信的时候,一旁的柳清清突然咬了咬嘴唇,站出来打断许浪道:阿浪,电话不用打了,真也好,假也好,你们两个的戒指我都不会收,谢谢你,你的心意我心领了!

就是,阿浪,我们相信你的戒指是真的,所以没必要打了!

韩立邦也跟着笑呵呵的说道,也不愿意将气氛闹僵。

好吧,韩伯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我就不跟程晃计较了!

许浪见状借坡下驴,点头答应了下来,这正好也省得他欠人情,而且他也算是不战而胜,虽然没有当场打程晃的脸,但是柳清清也说了,同样不会收程晃的戒指。

柳清清拒绝他也就罢了,毕竟他只是柳清清的同学,可是程晃可是柳清清的丈夫啊!

给自己的老婆送钻戒,老婆都不要,真够丢人的!

就是,徐总,你们俩的身价摆在那,一个吃软饭,一个自己开公司,谁真谁假还用验吗?来,喝一杯!

孙斌讥诮的瞥了眼程晃,勾住许浪的脖子跟旁边桌上的几个朋友敬起了酒。

程晃见状便只好将编辑好的短信删掉,有些疑惑的望了眼柳清清,察觉到柳清清眉目间的一丝紧张顿时舒缓了下来,他心头一动,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莫非她是为了维护我?!

程晃急忙凑到柳清清跟前,轻声问道:你是担心我手里这枚戒指是假的,怕被验出来之后丢人?!

不错,不过我不是怕你丢人,是怕你给我们家丢人!

柳清清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的说道,这些年,你丢的人还少吗?!

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程晃语气轻柔,但是却又带着一股坚定。

这些年为了躲避仇家,他确实让柳家跟着他丢尽了脸面,但是从今以后,他只会带给柳家无尽的荣光!

但愿!

柳清清冷冷的说了一声,压根没把程晃这话当回事儿。

来,清清,我敬你一杯!

这时许浪端着酒走回到柳清清跟前,不屑的看了眼程晃,冲柳清清说道,为了证明我不是那种二三十万的钻戒还要买假货的人,我明天就跟你去银行办理转账!

谢谢你,阿浪,这次你真帮了我大忙!

柳清清一听许浪明天就能给她转账,内心顿时有些激动雀跃,跟许浪碰了下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客气了!

许浪喝了口酒,冲柳清清温柔一笑,问道,对了,清清,你是做化妆品的,公司又在云海,应该听说过万生源吧?!

万生源?云海第一大家族陈氏集团旗下的万生源?!

柳清清咧嘴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仰慕,点头道,江南化妆品行业的龙头企业,当然听说过!

整个江南甚至全国,做洗护产品的,又有谁没听说过大名鼎鼎的万生源呢!

程晃听到许浪又提到了自己家的洗护品牌,不由皱着眉头扫了许浪一眼,暗想这小子有毛病吧,怎么就跟自己家的企业杠上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陈氏集团作为江南商界的巨头,旗下的品牌在各行各业几乎都做到了前列,所以要想不被提到,也难。

许浪看到柳清清绽放笑容的脸庞美颜的不可方物,心头顿时一荡,挺了挺胸,颇有些自豪道:清清,那你知不知道将这万生源的创始人是程家的哪位啊?!

当然知道!

柳清清神情有些苦涩的笑道,除了程家那位鼎鼎大名的天才少年,还能有谁?据说他十五岁的时候便创立了这个品牌!跟他一比,我们这些从业者,简直是无地自容!

一旁的程晃听许浪提到自己,有些意外,又听到柳清清这么夸自己,不由咧嘴笑笑,忍不住冲柳清清温和道:你也不差!

不错,万生源就是程晃一手经营起来的众多知名品牌之一!

柳清清闻言眉头一蹙,有些厌恶的白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暗想有你什么事!

对,就是程家的这位天才少年陈彻!

本文《赘婿世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生气在楼梯用力进入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