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宝贝儿你终于是我的了,惩罚不听话的小东西

看着她漂亮的容颜,我都要花痴了;这么多年,我脑海里想的,心里念的,不都是她吗?

她噗嗤一笑,面汤都喷出来了,捂着肚子咳了半天才说:就你,衬5000万?你这套西装,是在大百货买的吧?千万富翁穿这种衣服?还有,你知道5000万是多少钱吗?

我直接打开手机扬声器,电话那头,安德鲁焦急问道:陈先生,我不是跟您开玩笑,确实有人想买你的方子,500万英镑,不少了!如果您同意,咱们明天就签合同,我可以全权代理!

听到这话,苏彩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我傻傻地看着她说:姐,我想把方子卖了,拿5000万娶你。

她手里的筷子,啪嗒掉在了地上,接着又很慌乱地整了整衣服说:那个这太突然了,我还没想好,我呵!

她慌得红着脸,又尴尬地朝我笑;我明白,刚才的话,我们只是吹牛聊天,不能做数的;如果她真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姐姐了。

陈先生,您考虑的怎么样了?我需要您的答复。安德鲁焦急催促道。

不卖。我言简意赅。

不是如果是价钱的问题,咱们可以再谈,我随时有时间!他更加慌乱道。

不是钱的问题,就是不卖,你死了这条心吧。说完我直接把电话挂了。

开玩笑,这个方子可是我老师一脉,从民·国传下来的;当年小鬼子拿刺刀,顶着宋家太爷的脖子,让他交出方子,老太爷连眼都没眨一下;我要是把这方子,卖给了洋鬼子,那我成什么了?

可看我拒绝的这么麻利,苏彩都傻了;她狠狠踢了我一下说:你疯啦?一个方子卖5000万,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反正你又不嫁给我,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眯着眼,不自觉地,我被她带得也爱开玩笑了。

那万一万一我要是嫁呢?她急得直踢我。

我要有5000万,还找你这样的啊?

你!她气得指着我,突然绷不住一笑:我有那么差劲嘛,再怎么说,曾经也是校花好不好?!

接着我们俩都笑了,那种感觉特别温暖;20多年来,我是第一次这样,如此开心地笑。

可第二天,我就彻底笑不出来了;我没想到沈佳丽,能那么阴毒!

吃完饭,她知道我没地方住,还把我带回了家,收拾出一间卧室给我。

虽然孤男寡女,有些不合适,可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苏彩是个很热情的女人,爱笑,特别有亲和力。

在家里她对我嘘寒问暖,还拿水果、瓜子给我吃。

后来她去洗澡,我就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四处打量,那是我第一次住楼房,既好奇又兴奋。

可不一会儿,我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安德鲁打来的。

陈先生,我希望之前的条件,您能再好好考虑考虑。这次他的语气不再焦急,反而带着一些傲慢。

安德鲁先生,我说了不卖,就是不卖,别打电话骚扰我了行吗?我有些不耐烦道。

他却一笑:陈先生,能染出将军灰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就在此刻,我们的人还在跟另一个,持有这个方子的人谈着,所以

听到这话,我浑身不自觉地一震!我的美术老师曾经说过,持有这方子的人,的确不止他自己;他还有个弟弟,当初他入狱,就是他弟弟害的!

宋老师虽然一心钻营政·治、花钱买官,但他并没干过坏事;相反地,他还为老百姓,做过几件好事,他这人只是有当官的瘾罢了。

可他这弟弟却不一样,不仅赌博成性,而且对股票痴迷;宋家有一大半的财产,都是被这个弟弟嚯嚯掉的;后来他欠了债,竟然想着要把将军灰的方子卖了,继续赌!

因为这事儿,宋老师跟他弟弟闹翻了天,结果很不幸,弟弟举报了他,宋老师入狱;而宋老师膝下无子,也未成婚,家里财产,全被这弟弟给夺去了。

如今想来,那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如果说这兄弟俩,还有关系的话,那剩下的就只有仇恨了。

安德鲁先生,既然你找到了别的卖家,还跟我打什么电话?你们直接谈不就好了?

呵,我也不瞒你,那个人要价虚高,而且很狂傲,我不喜欢跟那样的人打交道。顿了一下,他继续又说:陈先生,现在您把方子卖给我,对我们双方都有利;不然到了明天,咱们谁也讨不到好。

我眉头微皱:怎么就讨不到好?

他叹了口气说:那个人姓宋,他说你手里的东西,是他们宋家的专利;还说你是小偷,明天他就去你们厂里,把你的方子收回来!真到了那时候,你不仅得不到钱,而且方子成了他的独有,那人更会跟我们狮子大开口;所以现在交易,对咱们都有利。

这个混账东西,害了我老师不说,现在还讹到我头上来了?!

这个姓宋的人,是谁帮你找的?我疑惑地问。

还有谁,当然是沈佳丽,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而且明天,沈佳丽还给你们厂下了套儿,你知道的,她不想把政府的项目,就这么拱手让给你们。安德鲁稍显得意地说。

下了什么套?我问。

他苦笑道:这我可不能告诉你,但如果你肯卖方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没想到这个沈佳丽,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缠!

方子不卖,我们就没有钱,万一明天出了意外,方子被宋家收走,不仅做不成政府项目,苏彩的厂子,也将万劫不复。

如果把方子卖了,我们手里虽然有钱,但染布技术的使用权,却不归我们所有了;染不出将军灰,沈佳丽依旧能半路截胡,把政府项目揽回去。

所以无论怎么做,她都不会吃亏,这个小钢·炮一样的女人,还真没表面那么胸大无脑。

那你告诉姓宋的,明天他要来便来,方子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我看他怎么拿走!捏着电话,我愤愤地说。

陈先生,您别开玩笑了,那么复杂的染布技术,您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研究的出来?赶紧跟我交易吧,你拿着这个方子,不也是为了钱吗?为什么就不能卖给我呢?

不为什么,这是中国人的骨气!说完,我直接把电话挂了。

掐着眉心,我靠在沙发上认真思索,明天的事,一定不能出任何纰漏;因为这不仅涉及到方子的归属、蓝蝶公司的命运,同时还涉及到我的身份!

万一被人识破,我认识宋老师,那我坐牢的事,就在苏彩面前穿帮了!

试想一个刚出狱的男人,突然来到苏彩身边,又和她住在家里;苏彩会怎么想我?那种结果,一定能坏到极致!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知何时,苏彩突然站在了我面前;她似乎还洗了澡,头发湿漉漉的,穿着一件粉色薄纱睡裙。

没没什么我脸烫地别过头,她的睡裙有点那个,就是太薄了,都能看到里面的肉,还有红色内·裤的轮廓。

可她似乎在家里习惯了,特随便地往我旁边一坐,翘着白皙的大长腿,抓起遥控器说:哎,你看电视吗?不看我看会儿。

哦,你看吧!我知道女人,都喜欢追什么偶像剧;上学的时候,很多女生都讨论这个。

文学

可她竟然找了个《法治进行时》,而且看得特别入神;我不解地问:姐,你喜欢看这个啊?

她抓起水蜜桃,啃得津津有味说:嗯,每天都看!

每天都看?她怎么有这种特殊癖好?

我更加不解地问:为什么?看这种节目,你不害怕啊?

因为害怕,所以才看啊!她咽下嘴里的桃子,眼眸微微垂下,又说:陈明,当年我妈,就是被抢劫犯杀害的;所以这些年,你别看我表面大大咧咧,其实我挺没有安全感的。

一边说,她指着电视里,几个因抢劫被抓的罪犯说: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种抢劫犯,他们都该拉出去枪毙!

我的心再次咯噔一下,当年我因抢劫入狱的事,绝不能被苏彩知道!

姐,我困了,想睡觉。慌张地说了一句,不善撒谎的我,特怕被她看出破绽。

困什么困,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傻小子,跟我讲讲你们大学好不好?还有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她好奇地看着我,长睫毛一眨一眨的。

我哪儿敢跟她说这些,我更没上过大学!只要一开口,立马就露馅了。

我慌得起身说:我真的累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聊吧。

说完我直接跑进卧室,还把门反锁了起来。

因为我害怕的,不止是被她识破身份;更害怕当年,我哥抢劫的事,是否与苏彩的母亲有关!

第二天清晨,我刚起床,苏彩就在厨房里忙活了;她煎了鸡蛋、蒸了馒头,还煮了一大碗小米粥。

别愣着了,赶紧过来吃饭吧。她解下围裙,朝我一笑,那样子特别美,像春日里的阳光。

可我根本不敢看她,心虚的厉害;我特别害怕,当年因抢劫坐牢的事,被苏彩知道;毕竟,她最恨的就是抢劫犯啊!

干嘛老低着头啊?拿这儿当自己家就行了,千万别拘谨!她笑着,给我剥了个鸡蛋,递到我面前,又说:越看你,就越觉得亲切,跟失散多年的弟弟似的。

我点头应着,最害怕她跟我聊,这5年来的经历;因为我没什么经历,只坐过牢。

还好不一会儿,她手机响了;喂,小楠,怎么了?什么?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那个沈佳丽

一系列地疑问过后,她脸色苍白地挂了电话,大眼睛委屈地想流泪。

我赶紧问:姐,怎么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平复着情绪说:之前公司,借了一些人的钱;他们不知从哪儿打听的消息,知道咱们公司,拿了政府订单,现在正堵在厂子门口讨债。

我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定是沈佳丽下的套儿,如果这笔钱,真被讨债的人要去,那我们还拿什么生产?不给工人发工资,谁还干活儿?

还有别的事吗?我皱眉问。

刘叔叔也去了,说是你的那个方子侵权,偷了别人的;现在人家要找你对峙,还说要到法院告你。讲到这里,她突然放下筷子,用力抓住我胳膊问:陈明,你老实说,那个方子,是不是你偷了人家的?

我自信地摇头:绝不是!

她又说: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敢卖?500万英镑,谁能拒绝这样的诱惑?!我不相信,从一开始就不信,这个方子是你研究出来的;但你帮了我,所以我不敢问,但这不代表姐姐是傻子。

姐,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现在就去公司,我敢和他们当面对质!这群混蛋,老虎不发威,他们还真当我是泥捏的!

韩冬青曾经忠告过我,到了社会上,不要去惹事;但事儿来了,也绝不要怕事!男人,一定要活出个男人的样子!

可苏彩却狠狠掐了我一下说:你还嘴硬什么啊?陈明,我知道你是好心帮我,所以姐姐不怪你!不说了,你赶紧跑吧,到外面避避风头;记住了,千万不要去公司,千万不要去!

说完,她慌张地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些水果和零食,统统装到袋子里;又在桌上拿了两个煮鸡蛋,忙不迭地说:现在就走,这些你拿着在路上吃,千万别让人家堵到你;真要把你给告了,这不是小事!

那一刻,看着她匆忙的样子,我的眼睛,竟然莫名其妙地流了泪;从小到大,从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关心我,在乎我的安危;可眼前的漂亮姐姐,她竟惊慌失措,拉着我就往外跑。

姐,你先松手,听我说行吗?到了小区外面,我挣开她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对了,这是我电话,你到了外面,记得联系我,给我报个平安。她赶紧从包里掏出笔,在我手心写了一串号码。

然后她招手打车,把我塞进车里说:别害怕,你有学历、有本事,到了外面好好工作;只要不再用将军灰那个方子,他们不会抓着你不放的。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说:姐,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

她双手抱胸,深深吸了口气说:我反正就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你别哭,赶紧走吧,师傅,送他去火车站。

出租车驶向大道,我用力抹了把眼泪;姐姐,我哭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感动!我没想到你这么在乎我、关怀我,所以在这危难之际,我不仅不会离开,更要帮你打倒那些,对你图谋不轨的人!

师傅,去开发区,蓝蝶服装厂!长舒一口气,我咬牙说。

可偏偏我们走的那条路,前面出了车祸,又赶上早高峰,硬是堵了一个多小时。

紧赶慢赶开到公司,已经上午10点多了;当时厂区里围了很多人,有些壮汉的胳膊上,还带着纹身;不用猜都知道,这些人是专门来讨债的!

一边走,我一边就咬牙愤懑,这个沈佳丽还真是毒啊,如果今天我不出现,或是我即便出现,失去了将军灰的使用权;她不仅能从苏彩手里,重新抢回项目,而且工人和债主的双重施压,会逼迫苏彩立刻卖厂还债!

这是一箭双雕,几乎能把苏彩,逼上绝路!

所以我必须要出现,必须要帮苏彩,扛过这一关。

快步走进办公大楼,远远地,我就听到了办公室里的喧嚣。

你这个不争气的丫头,竟干些不靠谱的事!那个混小子他在哪儿?偷了人家的技术,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那是刘主任的声音。

他跑了,今天一早就上了火车,你们找不到他。苏彩声音冷硬地反驳道。

跑了?跑了他也是个通缉犯,他这叫‘犯罪未遂’!拿着人家的技术,用于商业生产,而且干的还是政府项目,他简直反了天了!现在宋家人找来了,你让我们领导面子往哪搁?告诉我,他跑哪儿去了?这件事,他必须站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你们的面子,爱往哪儿搁、往哪儿搁!没地方放,直接扔到猪圈里也行!推门进去,我直接瞪向刘主任;我说过,在我面前,谁也不能辱骂苏彩,亲爹也不行!

下一刻,整个办公室都静了,倒是沈佳丽第一个哈哈大笑,抬手指着我说:看不出来这毛头小子,还真有股子愣劲儿!

紧接着,刘主任猛地一拍茶几,红眼盯着我说:你还真敢来啊?给我拿下,先关到派出所里,听候发落!

本文《至尊强者》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宝贝儿你终于是我的了,惩罚不听话的小东西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