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穿越成婴儿与爹爹h,大臣轮流公主高辣

不自觉的把淋浴头对准了自己的下面,细细的水流打在身上有点像毛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如果在身下,那就完全是两码事。

冲了十几分钟后,张雪终于忍不住,用手指抚摸起那里,同时用水柱慢慢的刺激它。

噢随着一声压抑的呻吟,一股水流从张雪身下留出,同时整个人也跟着不停地抽搐着,这几天堵在心口的阴郁瞬间释放出来,那种舒畅的感觉,让她险些昏厥过去。

洗过澡后,张雪搂着陈家豪睡得特别舒服,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醒过来,老公早就醒了,正在床上玩手机呢。

张雪嘤咛一声,陈家豪急忙放下手机凑过来,在她脸上蹭着。张雪想起昨天时候家豪跟自己说的事情,便认真商量起来,如果能有上升空间的话,固然是好事,但是两人长期分居,肯定会对感情产生影响的。

家豪也考虑到了这一层,所以他准备先去锻炼三个月的时间,利用三个月的时间干出点成绩来,然后再申请调回来,到时候就算职位不变,工资也会往上提一提,如果公司不给他涨工资的话,以他的资历,随便找个公司都不比现在的差。

张雪听完他的分析,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也只好接受了。

吃早饭的时候张雪都不敢抬头看赵叔,以为只要她抬头,就会想到昨晚在教室发生的一切,羞得她饭都吃不好了。

好不容易吃完早饭,两人到外面散步,这时刚好张雪的表妹来电话,说是大学毕业想来这边发展,让张雪帮忙给介绍一下。

张雪满口答应下来,毕竟这个表妹跟自己从小关系就好,以前过年的时候经常去她们家住,晚上跟表妹睡一床,表妹还经常去捏她那刚发育的胸部。

家豪听张雪挂完电话,随口问了一句:谁啊?

咱小姨家的表妹,唐可儿。毕业想到咱们这找工作。

哦唐可儿啊,这么快就大学毕业了,我记得咱结婚的时候不是刚上大学么。家豪挠挠头说道。

张雪没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一把抓住家豪的胳膊兴奋的问道:老公,我让可儿住咱家怎么样?

家豪听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的说:她住咱家,那我回来住哪啊?

不是有客厅么,你回来就在客厅凑合一下好了。

那晚上咱们怎么家豪凑在张雪耳边小声说着,边说边去咬张雪的耳垂,同时手也不老实的在张雪的屁股上揉捏着。

张雪拍掉他的手,嗔怒道:就这么说定了,她后天就到,你明天就出发吧。

哎,哎?这就赶我走啊?

两人嬉笑了一会就回家了,早上的时候家豪想要,但是张雪昨晚已经释放过两次了,加上一想到老赵听着自己的声音拿着自己的底裤做那种事,她就提不起感觉来,随便应付了家豪一下便睡了一会。

下午,张雪有课便去上班,刚在办公室坐了没一会,就看到何薇朝自己走来。

张雪眉头一皱,心里非常反感,便装作没看见转身就走,却不想何薇直接追了上来,非常亲切的喊她:雪姐,校长找你呢。

张雪脚下一顿,深吸一口气平复心中的怒气,转头面无表情的问道:找我什么事?

何薇趁机走到她跟前,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好事。说完便自顾自的走了。

张雪心里直犯嘀咕,校长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怀着好奇,张雪来到校长办公室。

校长是个年近50的妇女,平常不苟言笑,今天看到张雪却出奇的热情,先是一顿嘘寒问暖,之后扯了几句家常,才慢慢悠悠的开口道。

小雪啊,听说你在申请优秀教师?

张雪被问的一个愣,但一想到何薇那阴阳怪气的表情,心里也猜个大概,肯定是她和刘浩把这事捅到主任这来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张雪把心一横,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主任笑眯眯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条斯理的说:我们学校很注重对人才的培养和关注,通过这段时间对你的观察和了解,也觉得你资历各方面都够,今天先提前给你透个信,你这个申请啊,内部已经通过了。

说完脸上挂着一丝不明意味的微笑,笑得张雪一阵心里发毛,但脸上还是显出惊喜不已的表情,连声道谢。

转念一想,优秀教师名额有限,何薇不是已经评上了吗?便随口问了一句:那何老师呢?

校长依旧笑眯眯的说:那你就不用操心了,这次额外增加了一个名额,她也有份。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张雪路过主任办公室,恰好看到刘浩端着茶杯倚在门框上。

她本想低着头假装没看见,结果在快要越过刘浩的时候,被刘浩一把扯进了办公室里,接着就堵住了门。

你想干嘛?张雪有些紧张的看着刘浩。

刘浩油腻的脸上堆着一抹冷笑,小声问道:我想干嘛?怎么,还没当上优秀教师就翻脸不认人了?

关你什么事!张雪料定这件事跟刘浩有关,但是她有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硬撑着。

管我什么事?你知不知道为了你这个优秀教师我废了多大劲,要不是我手里有那老娘们的把柄,你觉得凭你的资历,能当上优秀教师?

就冲这,你是不是得给我点奖励啊?

说着,刘浩一脸坏笑的向张雪伸手。

张雪急忙后退几步,提高声音说:刘浩,我劝你放尊重一点,现在的上班时间,把我逼急了,咱俩都得玩完!

听完张雪的恐吓,刘浩笑得更开心了,转身把办公室的门锁上,把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一边拉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一脸婬笑的向张雪走来。

那我要看看是你先玩完,还是我先玩完。

刘浩说完就扑向张雪,张雪躲闪不及,被他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发带被扯掉,一头秀发甩了出来,一股幽香飘进刘浩的鼻子里,他陶醉的深吸一口气,在张雪耳边小声嘀咕着:别怕,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就尝尝。

说罢一把撕开张雪的衣服,瞬间漏出里面粉红色的胸衣,刘浩的脑袋扎进张雪的胸衣里贪婪的舔舐吸吮着。

张雪恨不得一掌拍死在自己怀里乱拱一气的人,但是想着自己一旦跟他撕破脸,就真的没法在学校混下去了,恰好这时刘浩一口含住了她那两颗大蜜桃上的圆点。

突如其来的温润感刺激的张雪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刘浩的胡茬刮得她柔软有些痛,他灵巧的舌头又吮吸的她特别痒。

在这种又痛又痒的双重体验下,张雪紧绷的身躯开始慢慢软了下来。

而就在这是,刘浩又突然放开了张雪,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跟我到停车场来一会。

张雪本想不去,但是又害怕刘浩把所有事情都捅出去,于是便跟着刘浩走了出去。

到了停车场后,刘浩猴急的将张雪拉上了车,脱下了自己裤子,露出软趴趴的东西,便将张雪的头按了下来。

帮我弄一次,以后我绝对不烦你。刘浩威胁道。

张雪深知今天是逃不过了,而且自己已经被刘浩给侵犯了一些,要是他全部爆出去,那自己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张雪强忍着自己内心的翻涌,一点点的像那里靠近。她平时跟陈家豪亲热的时候很少给他亲口服务,因为她从心底里觉得那玩意脏。

但是眼下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把心一横,闭着眼睛就含住了那条软趴趴的东西。

刘浩被弄的飘飘欲仙,十分享受,看着张雪趴在自己身下,那里更是膨胀了一点。

刘浩腾出了两只手,自然绕到张雪的上身,去揉捏那两颗柔软,揉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干脆从后背翻起张雪的衣服,解开了她内衣的扣子,又从领口伸到衣服里,肆无忌惮的把玩起张雪的丰满来。

在刘浩的刺激下,张雪也忘记了一开始的排斥和屈服,嘴巴撅成一个圆圈,卖力的帮着他。

每一次的不经意接触都让刘浩浑身畅快,加上现在还是在车里,如果有个人从车旁走过,能清晰的看到车内发生的一切,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让刘浩有些招架不住。

刘浩一边揉捏张雪的饱满,一边享受着身下的刺激,终于忍不住了,狠狠按压了几下张雪的头,便长舒一口气,摊在了座椅上。

张雪嘴里含着刘浩的子孙唔唔了几声,抽出几张纸包住自己的嘴,把满嘴的子孙吐出来,之后焦急的催促着刘浩:快,快开门!我要吐!说着嗓子里还发出咔咔的声音。

刘浩见状,来不及享受那畅快后的余温,急忙提着裤子打开车门,张雪从副驾驶翻到驾驶室,出来的时候就扶着车秃了。

刘浩躲在一旁提好裤子,从驾驶室掏出一瓶水递给张雪,张雪接过水漱口,之后便打开驾驶室后面的车门,坐进车里整理自己的衣服。

刘浩站在车外,透过车门上的窗户隐约能看到张雪那白花花的胸脯,下面竟然再次翘立起来。

眼见着张雪就快整理好了,刘浩嘿嘿一笑打开车门,半个身子探进去,小声问道:要不,咱们真枪实战来一次?

张雪瞪了刘浩一眼,没好气的说:想都别想,我们说好就一次的,我已经满足你了,以后别来找我。说完就要推开刘浩。

本来刘浩已经打算偃旗息鼓了,被张雪这么一激,内心里那种征服欲望再次冒出来,好不容易搞定一个身材这么好的小娘们,岂能让她逃出自己的掌控。

嘿,我今天非把你办舒服了不可。说着刘浩再次欺身上前,顺势压在了张雪的身上。

张雪情记一下,一记膝盖直接顶在了刘浩的裆部,刘浩当即疼得双眼圆瞪青筋暴起,嗷嗷叫着跳下了车,弓着腰捂着裆原地打转。

张雪趁机从车上下来就跑,没跑几步就被气急败坏的刘浩给抓住了,刘浩像第一次在办公室那样,一把薅住了张雪的头发,把她拖向汽车。

张雪被他的力道和惯性直接带倒在地上,刘浩还在往后拖着,张雪挣扎了几次没站起来,丝袜已经被磨破了,裙子也翻到了屁股上面,露出了下面的黑色底裤。

就在两人厮打的时候,突然一声底气十足的怒喝传来:住手!干什么呢?

刘浩抬头一看,一个老头双手叉腰站在路口,正冲自己喊着,刘浩压根就没理他,继续拖拽着地上的张雪。

老头见自己没能制住他,快走几步上前,结果突然发现地上被拖拽的女子不就是王雪吗?!当即加快脚步冲了过来。

而张雪此时也看清了来人正是自己的赵叔,一种被抓奸在床的羞耻感让她无地自容,放声大哭。

老赵冲到刘浩身边,飞起一脚踹在刘浩腰上,刘浩没想到这老头这么生猛,被踹了个狗啃泥,起身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他妈想死是不是,我教训自己老婆关你什么事,不要以为你年纪大我就不敢打你!

自己老婆?挣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不是自己老婆!

说着,老赵再次上前,一巴掌整掴在刘浩脸上,刘浩被老赵这一巴掌扇得眼冒金星,嘴角都出血了。

这下刘浩是真急了,从地上摸起一块装修剩下的板砖就冲老赵冲过来。

文学

眼看着刘浩要行凶,张雪也急了,尖叫一声:赵叔!小心!

听到张雪叫叔,刘浩迟疑了一下,但是握着板砖的手却因为惯性没收住,趴地一声砸在老赵右边脑袋上。

当即鲜红的血液顺着老赵右侧的脸颊留了下来,在他脸上画出恐怖的血道子。

刘浩也被自己的莽撞吓到了,万一一砖头把老头拍死,自己可是要偿命的!

老赵生生挨了这么一下,竟然没什么反应,任由鲜血流淌到脖子,同时抡圆了胳膊对着刘浩的门面就是结结实实的一拳。

这一拳直打得刘浩双眼翻白,口鼻窜血,整个人直挺挺的摔到地上。

之后老赵一脚踩在刘浩胸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浩,仿佛从地狱里放出来的杀神一般,吓得刘浩魂不附体。

老赵攻下身子一把揪住刘浩的领口,沉声喝到:小子,你记清楚了,这是老子的人,敢动她的注意,老子拿命跟你拼!

说完扔下刘浩,转身走向张雪,有那么一瞬间,张雪被赵叔伟岸的身影所深深陶醉,不等她反应过来,老赵已经走到她跟前,弯腰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张雪从地上抱了起来。

张雪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一是被刚才的场景吓到了,二是无脸面对老赵,尤其是害怕这件事被老公知道。

路上张雪曾小声提议让老赵去包扎一下伤口,老赵沉声说了句不用,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把张雪抱回了家。

刚一下地,张雪就急急忙忙的搬出家里的急救箱来,给老赵处理伤口,好在伤口不大,只是刮伤,不用缝线。

老赵坐在椅子上,张雪弓着腰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沾着酒精稀释液擦拭他脸上已经干涸的血迹。

张雪弓着腰,刚才跟刘浩厮打的时候领口的扣子也崩开了,现在整个前胸都大敞着,老赵稍稍抬头就能看到张雪那硕大的柔软。

由于刚才受到了惊吓,此刻张雪的呼吸还有急促,那饱满圆润的双峰随着呼吸节奏起起伏伏,老赵本来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但是偏偏这个姿势他就正对着张雪的胸口。

看着看着,老赵的下面也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

而此时张雪刚好不经意间碰到了他的伤口,疼得老赵倒吸一口冷气,吓得张雪手一哆嗦,棉球掉了下去,张雪下意识的想去捡,结果低头就看到老赵那高高耸起的帐篷。一时间羞得有些不知所错。

老赵也察觉到尴尬,小声说了一句:可以了,不用弄了。

张雪小声嗯了一声,拿纱布和胶带把伤口巴扎好,之后便在旁白收拾起急救箱。

老赵沉吟了一会,小声问道:刚才那个人就是

听老赵这么一问,张雪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一边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那个人,那个人就是那个主任,还好你来的及时,不然我就糟了。

哦,那以后下班我去接你,省的这个狗东西再干这种混账事!老赵自己嘟囔了一句。张雪连声称是。

晚上,张雪跟老公陈家豪开视频,宽松的睡衣漏出里面粉色的胸衣,陈家豪问了一下家里和公司的事情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让张雪脱衣服。

之前陈家豪出差的时候两人也这么玩过,但是今天晚上张雪确实没心情,陈家豪央求了几句之后无果,便耷拉着脸闹脾气。

张雪只好装出一副委屈巴巴,不情不愿的样子,把胸衣的带子从肩膀上扯下来,没好气的说:脱脱脱,天天就知道脱,有本事你过来啊。

陈家豪一边嘿嘿的安慰着她,一边熟练的解开自己的裤子,还特意把镜头对着自己的身下拍了半天。

之后腆着脸让张雪继续,张雪白了他一眼,有些为难情的咬咬下唇,把整个罩罩都拉到肚子上,那两颗白嫩的柔软就这么袒露在睡衣里。

视频里的陈家豪热情高涨,一边看着酥胸半露的张雪,一边快速的套弄着自己的身下。

老婆,你叫两声嘛,光看着没感觉。陈家豪小声提议着。

张雪一口回绝:不行,赵叔还在呢,让他听到还以为我偷人呢。

哎呀,不会的,赵叔在乡下呆习惯了,入夜就睡,现在早睡着了。好老婆,你就满足我一下吧。

看着陈家豪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张雪没好气的呸了他一口,虽然如此,她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微弱的呻吟声。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穿越成婴儿与爹爹h,大臣轮流公主高辣

相关推荐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