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宝贝你的蜜那里真甜

准备要将赤参包装好,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请问,这里有收购药材吗?

钱掌柜抬头一看。

只见,一个背着特大号编织袋的农村少年站在柜台前,一脸腼腆之色。

少年上身穿着一件洗得发黄的化纤衬衫,下身是一条退了色的迷彩裤,脚上是双老旧的解放鞋,还粘着不少黄泥巴。

对方的打扮让钱掌柜心中一喜,心想,又有土包子送好东西来了,便连忙笑着说:收,当然收,不知你要卖什么药材啊?

陆凡想了想,放下编织袋,从内拿出了一棵最为普通的红线草。

这棵药草是编织袋内所有药草中年份最低的,只有七年的年份,体型也只有普通的小白菜般大小。

钱掌柜看到少年拿出一棵绿色植物时,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没好气地说:小兄弟啊,我们这只收购药材,不收蔬菜,你若是要卖菜,请到菜市场去。

说完后,他便将头转向一旁,一只手捋着山羊胡子,闭目养神,不再理会陆凡。

陆凡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便将药草放在柜台上,说:掌柜的,我这棵不是蔬菜,是红线草。

红线草?胡说八道,红线草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体型只有筷子般大小,本掌柜怎么可能不认得?

说完,他伸手就想将那棵白菜般大小的植物推开。

突然,植物叶片上的一道红线让他的手一顿。

咦!这这怎么可能?

红线草最大的特征便是叶片背面有一道红线,而且,叶片呈锯齿状。

这些特征在眼前这棵植物上都有。

又看了几眼后,钱掌柜心中猛然一惊,捋胡子的手也跟着一抖,原本稀疏的山羊胡子,一下子被拔下了一小半。

可他却顾不上下巴处传来的疼痛,急忙捧起红线草,仔细地观察起来。

没过多久,钱掌柜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呼吸欲发急促,脸上涌起一抹潮红,内心深处更是掀起轩然大波。

他已确定,这的确是红线草,而且,其上所散发出的药香味大大地超过他所见过的任何一棵药草。

他从事药材鉴定三十余年,从未见过如些巨大的红线草。

这简直是逆天了,若不是下巴处传来的疼痛,他定会以为自已在做梦。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让内心平静了一些,心中想着,这棵红线草的价值已远远超过其自身药用的价值,因为,如此巨大的体型,世上应该只有这一棵,这简直是个无价之宝。

想到这,他眼神微闪,两手将红线草随意地往桌上一放,眼神中带着一抹不屑之色,淡淡地说:你这棵虽然是红线草,但确是个变种,药用价值远不如普通的红线草,所以,并不值钱。

对方的神色早被陆凡看得一清二楚,他心想,看来这掌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想占自已的便宜,陆凡心中冷笑,也不点破,仍装作老实巴交的样子,着急地问:那那我这棵药草最多能值多少钱?

又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钱掌柜心中大喜,脸色却平淡地说:哎呀!按理说,你这玩意我们是不收的,没有药用价值的红线草,还不如一棵大白菜。不过看你大老远的赶来,也不容易,这样吧,本掌柜擅自做主,十块钱收了。

同时,他随意地扫了一眼陆凡身旁的大编制袋,又说:你若是还有这样的药材,可以一起卖给我,我都按十块钱一棵的高价收下,免得你再背回去。

陆凡心中骂了句,奸商,脸上却装作无奈的样子,说:药材只有这一棵,还是我爹上山采药时遇到的,而且,村里人都说,如此大的红线草,定然非常珍贵,随便也能卖个几千上万的,十块钱的价格,太低了,我不卖了。

说着就要将柜台上的红线草装进袋子里。

哎!等等。钱掌柜急忙阻止,他看了陆凡一眼,心中有些惊讶,心想,这小农民有些不一般啊,不过他并不着急,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他还后招呢。

又笑着说:小兄弟,别着急,你若觉得价格太低,我可以再加点,你要知道,我们赵氏药材是全县最大的药材公司,其他药材公司所收购的药材也都是卖给我们的,所以,我这出的价格是全县最高的。

陆凡当然不信他的话,便装作考虑的样子,可心中却在想,该如何将门边那堆腐坏的药材根茎搞到手。

钱掌柜也不催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端起杯子开始喝茶,可他心中确有些着急,如此珍贵的东西,拖得越久,越容易生变,但他却不能表露出来。

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

这这是红线草!天哪,它怎么这么大!

陆凡一听,嘴角上扬,

心道,机会来了。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他脸色红润,衣着考究,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

来到柜台前,看了一眼,情况就已明了,他直接对着陆凡,说:小兄弟,这红线草你卖了吗?

还没呢,正在考虑。陆凡。

钱掌柜一听,顿时着急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这位中年人对红线草也很感兴趣,就再也顾不得隐藏什么,直接说:小兄弟,别考虑了,价格我们好商量,我们赵氏药材绝对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再说了,以后你若还有什么药材,都可以卖给我们。

不等陆凡回答,中年人直接上前,笑着说:小兄弟,鄙人是古氏药材的负责人古长海,我们古氏药材最近刚开业,主要的业务就是收购药材,你这棵红线草极为少见,我愿出五万块钱买下,你看?

五万块?

陆凡心中一惊,他内心清楚,这棵红线草最值钱的地方,只是那巨大的体型,而红线草本身却是一种很普通的药草,它的药用价值很有限,五万块对他来说已经超值了。

可这棵药草他并不想卖给古长海,因为这里有他需要的另一样东西,不过,他的脸上却装作非常意动的样子。

钱掌柜听到对方的开价,也吓了一跳,再发现陆凡脸上的喜色,心中顿时慌了。

他直接从柜台内走出来,说:古老板,你这么做太不地道了,你这是不正当竞争,扰乱市场次序。

古长海冷笑:掌柜,你这帽子也太大了吧,东西既然还在小兄弟手里,自然是价高者得了,我看有些人是想故意压低价格,用欺骗的手段获得药草。

你!自已的心思被人揭穿,钱掌柜顿时气得满脸通红。

原本就要到手的宝贝,却被姓古的搅黄了。

他不甘心,自已可是赵氏药材的金牌掌柜啊,竟然争不过一个刚开业的小药材公司,此事若传了出去,以后,自已的脸还往哪搁。

可是,他又不能像对方一样报出高价,因为,之前他出的价格是十块,现在若是也报出五万的价格,那岂不是打自已的脸?一时间,竟然束手无策,心急如焚。

钱掌柜,你若能出四万,我这棵红线草就卖给你了。陆凡突然说道。

四万?当真?钱掌柜一愣,心中惊讶,没想到对方不但不计较自已压价,还便宜了一万块钱。

古长海也是满脸不可思议,对方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好,可为什么放着五万不卖,却要卖四万呢?

陆凡并不理会二人的表情,继续说:除此之外,门口那些根茎我要带一些走。

行,小兄弟,你尽管拿,全部带走都没问题。钱掌柜觉得眼前这小农民实在太可爱了,减了一万块就为那堆腐坏的根径,果然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

同时,心中憎恨起古长海,若不是他突然横插进来,自已何须多花那么多冤枉钱,一个刚开业的古氏药材竟敢跟他们作对,看来今后要给对方一些苦头吃,让他们明白,在这西河县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他不怀好意地瞪了古长海一眼,走进柜台内,拿取现金。

钱掌柜的眼神,古长海根本没放在眼里,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正在挑选腐坏根径的陆凡,眼内精光微闪。

陆凡只拿了三块拳头大小的黑色根径,小心地装进编织袋内,钱掌柜也把钱准备好了。

收了钱后,陆凡便直接转身离开。

古长海也快步跟了出去。

可是,出了大门后,陆凡的身影就不见了。

古长海四处看了一圈,仍然不见对

方的身影,心中惊讶。

之后,他叹息了一声,只好往自已公司走去,同时,心中愈发觉得那位少年很不简单。

古老板,你是在找我吗?

还没走出多远,前方突然传来陆凡的声音,让古长海吓了一跳。

他发现这里并没有叉路,对方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他内心疑惑,一时间忘了回答。

古老板,你是不是对刚才的事感到奇怪?陆凡继续问。

陆凡觉得古长海为人实在、豪爽,就想将其它的药草卖给他,所以特地在这里等对方。

还请小兄弟解惑。古长海回过神后,连忙说着。

古老板,你看这是什么?

陆凡拿出一块黑色的根径,用手一捏,坚硬的黑色表皮直接脱落,露出内部黄澄澄的晶体。

陆凡的手法让古长海心中一惊。

那黑色的根径是何首乌的根,看它的样子,放置的时间应该非常久了,表皮已经坚硬如石,可是,对方竟然只用两根指头就捏碎了,这得多大的劲道。

可当他看到内部的黄色晶体时,眼瞳猛然一缩:这这是砂晶?

陆凡笑着点了点头。

呼!古长海深吸了口气,心中无比惊讶。

要知道,砂晶虽然也是药材,但它却不是从土里直接长出来的,而是伴生在根径类的药材中。

从理论上来说,任何根径类的药材内部,都有可能长出砂晶,可实际上,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非常的低,因为砂晶的形成条件太复杂了,这也导致了,砂晶的价格非常昂贵,拳头大的一块,至少要卖到五十万以上。

刚才,对方拿了三块根径,难道这三块根径里面都有砂晶?如果是真的,那这名少年真是太可怕了,以一棵五万左右的普通药草,换得了一百五十多万的砂晶,真是赚了天大的便宜,钱掌柜若是知道了,定会气得大吐血。

小兄弟。

我叫陆凡。

咳,陆凡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这里头有砂晶的?

我猜的。

古长海当然不信对方是猜的,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些属于自已的秘密。

能够从几百个腐坏根径中,准确地挑出三个含有砂晶的根径,这足以证明,少年绝非常人。

如此人才,让他这位,从港城大家族里出来的大少,都有些不淡定了,连忙掏出一张金黄色的名片,笑着递了过去,说:陆凡兄弟,果然非同常人,鄙人是古氏药材的负责人古长海,很高兴能认识你。

纯金的!名片上传来的质感,让陆凡心中惊讶,看来对方的身份很不一般,也笑着说:古老板,你好!不过,以后还是直接叫我陆凡吧。

好,你也别喊我什么老板,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古兄吧。

陆凡点头同意。

陆凡,不知这三个砂晶,你有没想卖呢?

古长海是个药材商人,如此珍稀的东西,他自然不会放过。

不卖。陆凡不用考虑,直接就拒绝了。

砂晶是他熬制简化版凝气丹的必须之物,也是五种药材中最少见的一种,这次运气好,一下子得到了三块,不过,他打算都留下自已用。

古长海听了,满脸失望,但他并不怪对方,只是有些好奇,对方要这些砂晶有什么用。

陆凡又说:我这里还有十几棵自已培育的药草,倒是可以都卖给你。

十几棵?额好,咱们先到我公司去。古长海笑了笑,说着。

他对陆凡那十几棵自已培育的药材,根本没放在心上,其最主要的目的,是想邀请陆凡去他那坐坐。

陆凡并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便跟着他向古氏药材公司走去。

赵氏药材公司内。

钱掌柜依然在欣赏着柜台上的红线草,他越看越满意,满脸激动之色。

这时,一道肥胖的身影走了进来。

若是陆凡在此,定会认出此人就是江海霞的表哥。

老钱,你在傻笑什么?

赵布仁发现自已走进公司后,钱掌柜竟然没主动跟他打招呼,脸上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啊!是少爷。钱掌柜一惊,随后,脸上立时露出奉承的笑容:少爷,你快过来,看看我今天收到了什么?

赵布仁疑惑地走了过去。

卧草!这这是红线草!怎么这么大!

少爷,这就是红线草,是从一个小农民的手中收到的,一共花了四万块到手,据说是从神农山深处采到的。

好,老钱,做得好,不愧是我赵氏药材的金牌掌柜,本少要好好犒赏你。

嘿嘿!多谢少爷。

钱掌柜想了想,又说:本来是不需要花费四万的,都是那姓古的,就是古氏药材的老板,从中作梗,这才多花了冤枉钱。

古氏药材?那不是最近才刚开业的公司吗?赵布仁想了半天,这才记起来。

对,就是他。钱掌柜将之前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尼玛,一个外来户,竟然欺负到本少的头上,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还以为我赵氏药材是软柿子。赵布仁眯着小眼,满脸阴寒之色。

说着,他直接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陆凡跟着古长海来到了古氏药材公司。

通过路上的聊天,得知古家果然是港城的一个大家族。

他们家族世代经商,各行各业都有涉及,但主要是做生物制药,所以,每年都需要从全国各地收购大量的药草。

文学

西河县这个点是前不久刚开的,由于时间太短,公司的业绩很不好,根本竞争不过本地的几家药材公司,所以古长海经常会下到乡村,去拜访一些药农,但是,效果不是很好,他为此事伤透了脑筋。

古氏药材所在的地点有些偏僻,不过,地方倒挺宽敞,大堂内也摆着一排全新的木制药柜,散发出淡淡的木头香味,可是,里头的药材却少的可怜,看来,他们的生意的确惨淡。

古长海领着陆凡来到茶几旁,正要坐下。

这时,一连窜急促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响起。

哥,不好了,之前联系好的药农们,都打电话来说,药材不卖给我们了。

一个身着黑色OL职业套装的女子走上前来。

这女子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完美无瑕的大长腿,简直可以完爆任何专业模特。

通过之前的聊天,陆凡知道此人是古长海的妹妹古梅,去年MBA刚毕

业,得知哥哥要到这里开药材公司,便主动跟过来帮忙,平时,古梅负责公司里的事务,古长海则负责外面的业务。

什么?不卖了,怎么回事?古长海一惊,眉头紧皱。

这几个药农是他这段时间花了好大代价才联系到的,本来都谈好的,怎么突然变卦了?

古梅还未回答,她身上的手机响起。

接过电话后,她那两道柳眉却皱得更深了:据我打听到的消息,说是赵氏药材威胁他们,不让他们将药材卖给我们。

赵氏药材?真是卑鄙的小人。古长海一愣,很快就想到了原因,又说:我们的收购价比赵氏药材更高,难道他们有钱都不赚吗?

据说,赵氏药材的少爷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威胁他们,所以。古梅无奈地耸了耸肩。

古长海苦恼地搓了搓脸,说:工厂那边正在赶制一批精华素,这里的药材效果最好,一定要尽全力拿到药材。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走过来,说:老板,门口来了一位叫朱长贵的药农,拉了一大车的药材,说是可以卖给我们,但价格要另外再谈。

古长海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说:走,看看去。

临走前,他给了陆凡一个眼神,让对方一起出去看看。

陆凡点了点头,跟了过去。

门外停着一辆农用车,拉着满满的药材。

你就是古老板?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走过来问。

正是。古长海看着车上的药材,脸露喜色,又说:朱老哥,这些药材的价格,你打算要多少?

朱长贵伸出了一只手,说:原来的五倍。

什么?五倍!我们原先谈好的价格,已经比其他公司高出了一大半,你这也太黑了吧!古梅一听,顿时生气地说。

嘿嘿!我也知道这价格是高了点,不过,谁让你们得罪了赵氏药材,我现在可是提着脑袋跟你们做生意啊!如果你们接受不了,那就算了。朱长贵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古长海脸色阴沉,如今情况紧急,工厂那边急着需要这些药材,想了想后,问一旁的验货员:这些药材都抽检过了吗?

都检过了,质量上等。验货员说。

古梅,给他钱。古长海无奈地挥了挥手。

哥,好吧。古梅叹了口气。

等等!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陆凡,突然开口。

古长海一愣,不解地望着对方。

古兄,这些药材有问题,不能要。陆凡直接说道。

有问题?可是,我们检验过了。古长海疑惑地看着他。

你胡说,这些药材我都抽检过,都是上等货。检验员瞪着陆凡,满脸

怒容。

哥,小兵是检验过了,我亲眼看到的。检验员小兵是古梅招来的人,古梅自然相信他。

古兄,你若信我,就再验一次。陆凡淡淡地说着,要不是看在古长海的份上,他根本就不会说这些话。

陆凡的能力,古长海是见识过的,所以,他开始犹豫起来。

朱长贵吐了口唾沫,冷笑着说:古老板,你若是相信这小农民的话,那就别买这些药材了,当我没来过。

说着转身就要上车离开。

等等。古梅急忙劝住朱长贵。

她脸色不善地瞪了陆凡一眼,要知道她可是MBA毕业的,对质量这块尤为看重,一直都是她亲自监督着。

而且,她还花重金,购买了非常先进的仪器,就连检验员也是她亲自到相关的学院中招来的。

眼前这位小农民竟然怀疑药材有问题,那不在打她的脸吗?

她并不清楚陆凡跟古长海的关系,便认为陆凡只是个卖药材的普通小农民。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宝贝你的蜜那里真甜

相关推荐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