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宝贝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宝贝你确定要在上面

林师傅,您说什么呢!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儿,还没到结婚的时候,是不可能跟男朋友睡一起的

老林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还这么单纯,第一次还保留的好好的,看来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让他好好抓住机会体验一下这个小姑娘的身子!

两人说这话,就来到了浴室。这已经不是老林第一次进这个浴室了,热水器还在,只是浴缸被拆卸掉了,照样还是厕所和浴室共用。

老林熟门熟路,自然知道有问题的地方是哪儿,却还是装作第一回进来的样子,先打开洗手台,发现有水,但热水器没有进水,自然也就没有水出来。

凭老林的经验,要换个水龙头当然没什么难度,况且这本来就是他之前换地劣质水龙头。

只要把房间的水源关了,十分钟不到,就能搞定。

赵小姐,你不必担心,这个只是水龙头坏了,十分钟之内就能修好。

赵玉梅一直站在门口看老林检查,听说很快就能修好,笑着说: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您啊林师傅!

不客气,小事一桩!这样,我家门没锁,你去我床头的桌子抽屉里找一个这种水龙头赶过来,然后在门口的水阀那儿顺道关了阀门就行。老林指着坏了的水龙头说。

哦!好的!赵玉梅点点头,转身就出了门。

到了老林家,赵玉梅直接进了卧室,看见窗边放着一张书桌,并排有两个抽屉,想起刚才老林说的位置,她想也不想,就打开了其中一个。

抽屉里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但最上面的赫然是一条女士小内内,还是很潮流的那种三角蕾丝花边。

赵玉梅顿时脸颊滚烫,很难为情,不明白老林这样的年纪,抽屉里为什么会有一条这样的女士内内。

赵玉梅急忙关上,深呼吸了一下,才打开另一个抽屉,发现水龙头原来放在这个抽屉里,就赶紧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等出了门,看见转角处有红色两个大阀门,上下排列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哪个。

她想了想,将最上面的关了,想着如果关错了,就再出来关另一个。

老林见赵玉梅红着脸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结果她递过来的水龙头就开口确认:赵小姐,阀门关了吗?

嗯。赵玉梅点头,心里还在纠结那条蕾丝内内。

好的,那一会儿你端个盆过来接水吧,我要拆水龙头了,虽然你关了阀门,但水管里的存水就这样流了也是浪费,不如装起来留着用。老林头也不抬的叮嘱。

哦!好的。赵玉梅听老林说的有理,就端着一个洗脸盆,放在水龙头下面准备接水。

好老林话还没说完,一股激流猛地喷射出来,吓得他一窜,这股激流就全部往身后的赵玉梅身上射去。

由于热水器水龙头离地一米多,整个喷射出的水珠正好落在赵玉梅胸前,瞬间就将她那轻薄的布料全部淋湿了。

而毫无防备的赵玉梅被水柱冲得一个趔趄,就往后倒。

老林暗道不好,闪开后向拉住赵玉梅,见她往后倒,赶紧上前拽住就往身后的墙体靠去,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正想问赵玉梅怎么回事,就听到赵玉梅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老林心里一急,还以为磕到那儿了,急忙抱着她上下打量。

赵小姐你没事

话还没说完,老林脑子里的一根弦就绷紧了。目光所及,赵玉梅的裙子全部湿透了,紧紧贴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群里面那薄薄的肉色内衣,已经无法遮掩那因受了刺激而挺立的小樱桃。

老林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想不到才认识一天的美女邻居,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

那两座雪峰虽然比不上孙苗苗的那么壮观,但也很坚挺了,老林真相伸手去摸摸。

心情一激动,身下的大兄弟就又开始抬头了。

赵玉梅被水柱冲到脸上,鼻子口腔里都进了水,一时被呛得特别难受,咳了好一会儿才舒服点。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老林的怀里。

正想开口道谢,她蓦然发现,自己的臀部正被一根又硬又热的东西顶着,而老林的眼睛又紧紧盯在自己身上。顺着他的目光低头,赵玉梅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就跟没穿衣服一样了。

赵玉梅意识到顶着臀部的是什么,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挣扎着站起身来,双手护在胸前,浑身颤抖的靠着墙蹲下去。

老林这才回过神来,急忙转过身去,拍了拍耀武扬威的大兄弟,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赵小姐,你快去换身衣服吧!小心感冒。

赵玉梅抬眼瞥了他一下,见他转过身去,并没有偷看自己,这才稍稍安心。

她知道事发突然,老林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还让自己赶紧换衣服以防感冒,不由地心下一暖。

可若是老林在这里,她又怎么可能坦然地换衣服?就算老林年纪大,但也是个男人啊!而且刚才他明显是起了反应。

那你还不快点出去赵玉梅羞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垂着头紧紧抱住自己。

哦!好!我这就走!老林急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然后又将房门关上,气恼地拍了下没出息的大家伙。

要是因为这次的事儿,赵玉梅对他有了不好的印象,那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见老林出去了,还关上门,赵玉梅这才从墙角站了起来,望着自己犹如落汤鸡一般的身子,想着刚才老林像要喷火的眼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一个老头子给占了便宜,不由得又气又臊。

老林待心情平静下来,看了看墙边的水源开关,这才恍然大悟。

这个赵玉梅,关个水源开关竟然会关错,这分明是将他家里的给关掉了,怪不得刚才拆下赵玉梅家里的水龙头会有那么大的水柱喷出来。

想到这里,老林不由得哑然失笑,也得亏是赵玉梅关错了水源,这才让自己一饱眼福,看来,这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啊!老天待我不薄啊!

将赵玉梅家里的水源关掉,打开自己的水源,又在外面呆了十分钟左右,估摸着赵玉梅已经换好了衣服,这才轻轻的敲了敲门。

赵小姐,衣服换好了吗?开开门,我要将水龙头装上去。

赵玉梅听见老林敲门,一时心里乱的很,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林见赵玉梅没有说话,也没有来开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知道她肯定脸皮薄,不好意思了。

但这也不能怪自己啊,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关错了水源。

赵小姐,你刚才关错水阀了,你关的是我家的,所以,所以才会发生刚才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已经关掉了。

听老林这么一说,赵玉梅终于知道了,暗暗拍打了自己脑袋,原来还真的是自己错,自己刚才明明还记得如果关错了,就回来关另一个,可刚才老林确认的时候,她竟然忘了,真是笨的可以。

想到这里,赵玉梅赶紧将门打开,只不过再也不敢看老林一眼了,低着头靠着门边一句话也不说。

老林见赵玉梅这样,暗笑了一下,径直走到浴室,拆掉水龙头的水管已经不喷水了,只慢慢流着了。

于是,老林赶紧将完好的水龙头给装了上去。

又检查了一遍,估摸着应该不会有漏水之类的隐患,老林这才收拾好工具。

出了浴室,见赵玉梅还是靠在门边,老林又道:赵小姐,水龙头已经给你装好了,我等下开了水阀,你看看会不会漏水,有什么事随时叫我,我就先走了。

赵玉梅点点头,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待老林出了门,就将门给关上了。

老林回到家,等了半个小时,没看见赵玉梅来叫他,估计没什么事,想着刚才的情景,忍不住又是一阵激动,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刚才发生的一幕。

但就在老林激动不已,难以入睡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老林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便利店的钱宝清打来的电话,心里有些奇怪,都这个点了,她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按下接听键,忍不住就开始调戏。

怎么了,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是想我想的睡不着吗?

想你个头。钱宝清笑骂。

什么,这就想我的头了,太快了吧!老林虽然不知道钱宝清打电话的目的,但还是抓住机会就调戏。

呸,你个老色鬼,我给你说正事,刚看了开奖直播,你一直买的那个号中了三等奖。

什么?老林又惊又喜,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中奖了?而且还是三等奖?老林有点不敢相信。

三等奖每注两千元,自己买了5注,那可是一万块钱啊!

今天什么日子啊,又是美女邻居,又是买马中奖,感觉真的是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啊!

嗯,应该没错,你经常买的号码,我记的很清楚。恭喜你啊,老林。钱宝清也替老林感到高兴。

哦,好好好,谢谢你啊!老林仿佛看见了眼前堆满了钱,掩饰不住的高兴。

不用客气,行了,我也准备关门回家了。既然将好消息送到了,钱宝清也准备将电话挂了。

你还在店里啊!

是啊,今天开奖,一直忙到现在。

还没有吃饭?正好我也没吃,咱俩一起吃个饭吧!

老林顿时来了兴致,心想,要是能将她灌醉,然后不就是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了?

想到这,老林激动不已,挂了电话就往便利店里赶。

赶到便利店,只见钱宝清果然还在,梳着高高的贵妇髻,露出修长雪白的脖子,一身露肩的紧身裙,将她傲人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丝毫不像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

老林上下打量着钱宝清,假装色眯眯的说:啧啧,老板娘,没想到你还挺有料的,这裙子真漂亮。

去你的!糟老头子一个,还这么油嘴滑舌。钱宝清娇嗔的说道,不过听到老林说自己漂亮身材好,钱宝清心里还是很高兴。

说吧,准备带我去吃什么?那咱们可说好了,你都中奖了,可得出出血。

行,没问题,今晚你最大,吃什么都可以,就算是要吃我,我也会拼了这把老骨头,让你满意。老林有些暧昧的笑道。

去你的!越说越不正经,再说我回去了。听老林越说越露骨,钱宝清不禁有些脸红。

在钱宝清的提议下,两人准备去吃烤串。

老林知道有一家大排档,很多工人下班之后都会去那吃烤串,喝点啤酒,消费也不贵,酒喝得少的话,100块左右。

老林知道钱宝清为什么会选烤串,就是因为那里便宜,嘴里说要宰自己一顿,却还是在替自己省钱,不免有些感动。

坐在新疆佬烤肉店里,在等烤串上桌的间隙,老林仔细的看着钱宝清。

只见钱宝清肤白貌美,胸前一对胀鼓鼓的巍峨高耸,双腿交叉翘着,一双光滑的手臂放在大腿根,手心向上叠放着,充满了少妇风情。

老板娘,你说我们这算不算约会啊!见钱宝清正襟危坐,老林又忍不住开始调戏了。

约会?谁跟你约会,都几十岁的人了,说话也没个正经。钱宝清笑骂道。

嘿嘿,几十年了,老毛病,改不了了。老林将碗筷递给了钱宝清。

哎,你再整天没个正经,等你老了以后,连个伴都找不到!钱宝清伸手接过筷子,打趣道。

找啥伴啊,有你不就行了老林怕了拍胸脯,边说,便给钱宝清倒了一杯酒。

老林可没有忘记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钱宝清灌酒,尝一尝这个少妇的美味的。

钱宝清不禁笑了起来,胸前颤巍巍的:我可不想跟你作伴。

老林嘿嘿笑着,也不接话,跟钱宝清干了一杯。

一杯啤酒下肚,钱宝清觉得胃里翻滚起来,浑身开始发烫,不由得抚住胸口,狐疑的说道:这酒也不怎么样啊!真不知道你们男人这么喜欢,要我说啊!还不如喝饮料呢。

这你就不懂了。老林给自己钱宝清又倒上了一杯,又给自己加满了:男人喝酒,喝的是压力。

钱宝清白了他一眼,啜了一口酒才说:就你会说,整天满嘴甜言蜜语的,净哄小姑娘呢吧!看来你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林嘿嘿一笑道:我要是年轻的时候遇到你,早就把你给哄到手了

老林边说边给钱宝清倒酒,钱宝清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等结账的时候,钱宝清已经醉了,老板看着一桌子菜几乎都没怎么动,怪异地看了看老林。

老林才不理会他们,半搂着钱宝清起身。

酒醉的钱宝清被风一吹,哇的一声吐了,捂着头哼哧哼哧的呼痛。

老林拍拍钱宝清的脸,温柔的说道:我送你回家。

钱宝清半睁着眼看了老林一眼,醉醺醺的点了点头。

钱宝清的家离世纪花园不远,是她老公还在的时候买的房子,三室一厅。

一路上,老林不停的叫醒昏昏欲睡的钱宝清,走了两个多小时,凌晨2点才终于到了她家。

钱宝清的儿子读高三了,在学校住,所以家里就钱宝清一个人。

老林没有给她脱衣服,扶着她到床上睡觉。

文学

钱宝清一上床就四肢摊开平躺着,胸前的高耸微微起伏着,原本齐膝的裙子卷了上去,从张开的大腿往上,隐约可见那包裹住幽幽溪谷的红色底裤。

老林看着眼前的美景,喉头有些发紧。

这时钱宝清喉咙一响,侧起身子来。

老林知道,这是要吐的节奏,急忙上前想要搀扶着她,却已然来不及了,只听见哇的一声,一股酸臭的味道迎面而来,将她的衣服弄的到处都是。

望着又躺下睡去的钱宝清,老林是哭笑不得,恨不得将钱宝清拽起来,在她圆滚滚的臀部上狠狠的拍几下。

只能把钱宝清一把架起,慢慢扶到了浴室去洗一洗。

钱宝清的家非常豪华,浴室的装修也很好,光一个大大的电动按摩浴缸,都值个好几万了。

老林将钱宝清的衣服两三下就扒光,将她放了进去,同时打开了浴缸的水源,哗啦啦的水流冲在钱宝清丰满的身子上,闪着点点星光。

老林瞪大了眼睛,双手颤抖着放在了钱宝清的胸脯上,开始了清理。

钱宝清全身上下比例适中,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洒在肩上,精致的脸蛋一双大眼睛,长睫毛,小瑶鼻,衬上那性感柔软的殷红樱桃小嘴。

洁白的脖子下面,高耸的雪白犹如两个倒扣的玉碗,又大又圆,骄傲的挺立着,竟然没有丝毫的下垂,玉碗的顶端露出诱人的光泽,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品尝一下。

纤细的腰肢平坦光滑,两条笔直白嫩的大长腿紧紧的抿着,看不见溪谷的真面目。

老林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打开她。

但就在这时,钱宝清猛的哼了一声,竟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由于浴缸还在放水,老林并没有听到钱宝清的哼声,更不知道此时的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眼中只有钱宝清那性感撩人的身子,下面已经顶的老高了,正好靠着钱宝清搁在浴缸边沿的手。

钱宝清发现头痛欲裂,正想换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点,感觉手上有什么东西,便顺手一抓。

正觉得奇怪,钱宝清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抓的正是老王的分身,吓得急忙扔开,不由得尖叫一声。

突然被抓住下身的老林顿时吓了一跳,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就往浴缸里栽去,双手已经顺势一扒,将钱宝清紧抿的双腿扳开。

无巧不巧,嘴巴正好将钱宝清已经露出来的桃园溪谷紧紧盖住。

钱宝清万万没想到,竟然就在这个时候,自己最为敏感的地方,被栽倒在浴缸的老林吻住。

情不自禁的仰起头,挺起胸膛,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顿时又让她发出一声低呼。

老林一跌入浴缸,顿时有点惊慌失措,没想到自己的嘴巴却亲到了钱宝清的柔软之处,心中大乐。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老林怎么可能放过!

控制住钱宝清的双腿,老林一个踏步,也跨进了浴缸,将双腿扛在肩上。

钱宝清眼看着老林跨进浴缸,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又见老林扛住自己的双脚,急的又羞又臊。

老林,你干嘛,快放开我。

这种情况下,老林怎么可能放开呢?

老板娘,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很喜欢你的,现在,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老林一边假装无奈的说道,一边解着自己裤子。

你你不要,不要冲动,放开我,有话好好说。钱宝清急的不行,偏偏双脚被老林控制住了,使不上力气。

老板娘,你就给我一次吧!你看,它都这样了。说话的功夫,老林已经将下面亮了出来。

钱宝清羞得满脸通红,急忙双手蒙住眼睛尖叫:哎呀,还不快收起来,你要死啊!

钱宝清虽然蒙住眼睛,但那威猛的武器却在脑海里翻滚起来。

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男人的实物了,猛然见到,心里却震撼的不得了,忍不住悄悄的分开一点手指。

天啊,怎么可以那么大,这要是弄进来,我应该会很舒服吧。钱宝清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

钱宝清的小动作,全落在了老林的眼里,看样子今天将钱宝清拿下应该不成问题!

老林心头乐得不行,脸上却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我也想收起来,可是我兄弟不答应啊!

谁不答应?钱宝清张开手一脸惊奇地问,心里却纳闷,这哪儿来的你兄弟。

老林用力的一挺,然后对钱宝清说:就是它啊。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宝贝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宝贝你确定要在上面

相关推荐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