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餐桌下宝贝我们在这里做一次,会议桌底舔花蒂

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自己留意多照顾这个小妹妹多点。

于此同时我在街边走着,打算回家,手里拎着不少菜。

老孙,等等我。我转头看去原来是老李。

老孙啊,走吧陪我去烧烤摊喝两杯吧,也许未来一段很久我都不能这么光明正大去找阿倩了。

为什么?我心中瞬间疑惑,上次我还把阿倩给啪了,阿倩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阿倩老公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她老公都回来了,我总去干什么,多不好。老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鼻尖飘过若有若无的酒气,可见老李这家伙刚刚喝了不少酒。

我扶住老李,心中微叹,要是他知道阿倩已经跟我滚了床单,岂不是会这辈子都不认我这兄弟。

想来这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毕竟老李为人这么正直,即便是爱阿倩,去也从来没有做过对阿倩过分的事情,更没有对自己的家庭不负责。

老李啊,走吧我陪你去。听到阿倩老公明天要回来的事情,我心里也有些隔得慌,但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对阿倩是怎样的心意。

走到阿倩店门口,她抬头看到我,眼底满含情愫。

孙哥,李哥,来坐,今天我陪你们一起喝。阿倩坐在我与老孙对面,大庭广众之下不可能不避险的。

听说你老公明天回来了?我看是随口问,其实心里也很关心这个问题。

恩是的,我老公接下来就不出远门了,年龄也大了,孩子们看他老在外面也不放心,在家里帮我一起经营烧烤店挺好的。

阿倩给我跟老李杯中沾满酒,自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阿倩,日后你家总算是有个依靠了,家里有个天对女人而言总归不一样。老李话语中满是祝福,但是心中的苦涩怕只有他自己明白。

孙哥,日子总归要过的,我对这个家也总是有了感情,日子总得过得,家里还有孩子。

阿倩这番话言下之意便是让我忘记那天的温存,她得好好过日子。

说来也是,若是真跟我在一起,这周围街坊邻居还不知背地里要怎么嚼舌根。

放心好了,往事随风走,没什么放不下的,好好喝酒好好吃饭这就很不容易了。我象征性回答道。

阿倩眼中的泪水忍了忍,她知晓在这般下去,自己怕是会忍不住哭出来:我先走了,你们多吃点。

老李在一旁只顾着蒙头喝酒,看阿倩走后更是喝的厉害。

我在一旁也不好劝什么,大家年龄都这么大了,偶尔喝个酒偶尔没个分寸也是难得,后期我带他回我家便是。

下次过来怕是再也不可能碰到阿倩了,对此我深感惋惜,既然是她的选择,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想到这里,我突然释怀了不少。

老李,今天晚上要不睡我家?

不用了,今天我得回去,不让我老婆担心。老李站了起来,瞬间身体又瘫软下去。

那我送你吧。我一手拎着菜,一手扶着老李,二人摇摇晃晃也算是到了他家。

注意安全,我先走了。我将老李送到家中,此时已晚。

路上晃晃悠悠走到家门口,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我打开门,发现小雅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磕着瓜子。

你终于回来了,这都一点多了。小雅将我扶到沙发上: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没喝多少,陪朋友,陪朋友。既然到了家,我也就放心了不少,转头倒过去就睡了。

小雅看着我昏睡的模样,顿时叹了口气,到我房中找来了被子盖在了我身上。

这一觉睡得头昏,当我再次醒来发现已经到了中午,小雅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秦雪去上班了?看样子家中也就只有小雅一人。

早就去了,你这一觉睡的真死,怎么喊都起不来。小雅对我翻了个白眼,继续追剧。

我去冲个澡。这一起来,才发觉自己身上一股酒味,异常的难闻。

随意冲着热水澡,感觉身体清爽了许多,身与心的放松。

孙叔叔,我们一起洗澡怎么样?

听到这声音,我顿时吓了一跳,这妮子开门丝毫没有声音。

浴室中烟雾缭绕,小雅穿着黑色半透明的比基尼,走到了我的面前。

那前凸后翘的身材,让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要想洗就过来。我一把将她抱入浴缸之中,水花四溅。

想得美,哼,我得惩罚你,早上一起来就喊秦雪的名字,我可吃醋了。说完小雅就想逃出去。

都到了怀中的猎物,怎么可能让她跑出去。

你觉得你跑的出去么?我一只手扣住她双臂,腿扣住她细嫩的双腿,右手抚摸着她胸前的温存。

这一举动挑逗地小雅低喊连连。

坏叔叔,不让人家走,真过分,哼。小雅见挣脱不了也就倒在了我的胸前娇喘起来。

你个妮子真骚,都这样了叫爸爸,爸爸满足你。我顿时起了邪心,想好好逗逗这家伙。

小雅故作生气,不再说话,头也从我的肩膀上离开。

我立马加大了手中的力度,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早就知道小雅身上的敏感点到底在哪里。

这一抚摸惹得她求叫连连:好了好了,好了,我认输,爸爸,爸爸最好了。

看着小雅求饶的模样,我心中大喜。

小雅在我怀中不停地乱蹭,惹得我下腹难忍。

一阵搞闹过后,小雅才发现自己坐在了我小老弟的边上,脸颊微红。

孙叔,小雅来帮你解决。胸前的温存靠在了我的下半身,小嘴微张。

小雅,你可真好看。我摸着她的发丝。

黑色的长发在水中蔓开,微微湿润的发丝遮挡在她的脸庞,看着如此精致的小人,我伸手捋了捋她脸庞的发丝。

孙叔好棒,小雅好喜欢。

我将小雅压在浴缸下,撩开了她的内衣,开始一阵攻掠。

而小雅则在这场战争中,缴械投降,成为了我胯下俘虏。

孙叔,小雅吃不消了。看着小雅身上的红痕,我将她从浴缸里抱起,走出了浴室,放到了床上。

小雅,想不想再来一次。我附身在她肩上,在她耳边不停吹起。

不,不要了,人家累死了,如今投降投降。小雅转过身去,黄金比例的身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对于这个小妖精,我似乎没有一点的克制力,我一把将她抱起扔在床中间,双手搂住她的腰肢。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我将她裹入被中,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城。

不得不说这家伙在床上是俨然就是个妖精,弄得我欲罢不能。

那扭动的水蛇腰,让我越发的喜爱。

一番躁动之后,我看着怀中满足的小雅,低头在她眉间一吻。

孙叔,我这是真的不要了。小雅看着我如此勇猛,心里越发的开心。

文学

好,好好,不欺负你了,哈哈哈哈。我将她抱住,再次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孙叔,你是不是对秦雪有意思。小雅钻入被窝,只露出了半张脸。

对于这突然之间的话题,我不知该怎么说回,随口把问题抛给了她:你说呢?

女人的心一直就是那海底的针,捉摸不透,该不会是这小妮子吃醋了?我心中狐疑。

我看,孙叔你这是不好意思了,要不要我帮你?

你帮我?对于小雅的话我瞬间有点不可思议,毕竟她前段时间才说不想让秦雪知道我的本事。

是的,我帮你。小雅笃定地说道,不过,要我帮你,我们之间得做个交易。小雅眼底露出一丝狡猾。

交易?我能有什么值得小雅要的:你先说什么交易。

我要你一直这么好好地对人家,人家可喜欢孙叔了。小雅猛地抱住我,头趴在我的胸膛上。

可以,这当然可以。这种交易对我而言百利无一害,既能一直有个炮友解我的相思之苦,又能够抱得梦中情人。

更可况,有了小雅的帮助,撩到秦雪不是指日可待。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拉钩钩。

小雅伸出粉嫩的小拇指,我二话不说,左手复合上去:小雅,你这算不算是我安排在秦雪身边的小奸细呀,嗯~

我大手搂住她的腰肢,心中格外的愉快。

孙叔好坏啊~

哈哈哈哈哈。果真跟小雅待在一起,身与心都年轻了不少。

这几日的相处之下,小雅的脚伤也好了不少,自然是不可能一直待在我家,至于那日小雅说的交易,到今天也没有什么音讯。

而我也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只是到家秦雪依旧没有与我有任何的交流。

秦雪的老公依旧在外面出差,虽然小雅不在,晚上就我与秦雪独处。

虽是独处,夜晚看着小雅穿着睡衣走在客厅,日日饥渴,若不是稍有理智,早将秦雪就地正法了。

夜晚我躺在床上,翻转难耐,忽然听到哗啦啦的水声。

不出意外,秦雪应该是在洗澡。

我脑中幻想着秦雪的身材,描绘着她的轮廓,勾勒着面部的细节,那黑色的长发,水从头顶淋到脚底,身上留存着一丝露珠。

当我反应过来,我的双脚居然鬼使神差地走到了浴室门口。

家中的房子算不得老旧,但是这个门的上面却有一个玻璃,以我的身高,只要站在墙壁,稍微看看就能够看到里面大致的情况。

我的眼睛忍不住看去,秦雪的身材要比我想象中更加扣人心弦。

浴室中雾气很大,隐隐约约的美让我忍不住想打开门与她共洗。

现实告诉我我不能这样,我拉开裤子,看着眼前的一切开始脑中意淫,右手上下滑动。

身体的欲火一射而出,在浴室中的秦雪似乎感觉到不对劲,抬头看来,我连忙躲在门边。

呼,真险。我连忙捞上裤子,坐在客厅,装作喝水的样子。

秦雪穿着浴袍从浴室走出,那柔顺的长发搭在肩边,刚洗完澡,面色红润,双唇微闭,看着如此现状,我老弟再次挺起。

秦雪,喝水么,我刚烧的。也许是隐忍太久,我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

秦雪停足看了我一眼,瞬间裹紧了浴袍,走入了房间,门猛地关上,隐约能听到门反锁的声音。

刚刚的情欲被这忽如其来的门声打断,我不禁有些郁闷。

滴~

我打开手机,一条信息。

孙叔叔,这么些天都没有见到人家,人家好想你,要不然约个时间见个面?

虽然是陌生号码,但听这口气也一定是小雅无疑了。

这妮子这些天没联系我,我还以为她早就把我给忘了,看来是最近有些忙。

嘴上说时间有点长,这不过才过了两天。

我嘴角上扬,随手回应:什么时候见面,到哪里见面?

信息很快就回应了过来:扬天宾馆,308号房,下午三点。随后附带了一个定位。

反正我早早退休,在家也没什么急事,也就应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心里依旧有些惋惜,不禁低语:日后绝对将你拿下!

想到明天下午就可以与小雅见面,我心情愉悦了不少。

早晨,我与往常一样跑在街边,沿途经过阿倩家的烧烤店,却发现今天的门是紧闭的,算算日子,今天周六往日里也早就开门了。

阿倩家的烧烤店跟别人家不一样的是,她白天也开业,晚上止十一点也就关门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依旧影响不了她家的生意。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餐桌下宝贝我们在这里做一次,会议桌底舔花蒂

相关推荐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