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乖乖塞着棒今天不许拿出来

唐柔趴在沙发上,背对着马老板,鼻子里面哼了声。

听见她销魂的一哼,我心想完蛋了。

文学

是个男人都会被引爆,果不其然,马老板愣了一下,直接不淡定了。我看见马老板摆弄一下唐柔的位置,把她的一条修长大腿扛到肩头上,一只手上下抚弄着唐柔的身体。

这种动作,唐柔的性感顿时展露无遗。

柔柔,你好性感,我做梦都想得到弄死你。

马老板再也克制不住,嘴里淫言秽语,一只手抓住唐柔的臀部屁股,不停的揉。

唐柔哼声越来越大:讨厌。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唐柔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马老板故意把她喝醉,然后想要趁这个机会得到弄她。

黑暗中,马老板一只手穿过衣服,握住了唐柔的胸部,整个人趴在她的背上,不停用自己的身子磨蹭唐柔:柔柔,你的胸脯白兔好大好白好有弹性,爽死我了。

唐柔媚眼如丝:马老板,想不想得到弄死我?

她嗲声嗲气的问了一句,这时候我才发现,唐柔漂亮妩媚的脸蛋上红扑扑的。我瞬间想到,马老板应该给她下药了,否则唐柔不会这样。

我心里决定,只要那个死胖子敢欺负柔柔姐,我就弄死他。

接下来,马老板把手深入唐柔的裙底,不怀好意的笑道:哼,外表这么纯洁,内心却这么放荡骚。老子还没有往死里弄你呢,你就湿了。

唐柔眯着眼睛,不停扭动身子,鼻子里面哼哼唧唧的。

下一刻,我看见过胖子两只手抬起唐柔的双腿,低头闻了闻丝袜上面的气息,接着解开皮带,露出一个狰狞的物体,对准了唐柔的早已泥泞的沼泽。

我血液流动速度加快不少,身子宛如一个大火炉,下面更是难受无比。的那活儿硬成了铁棒

周围光线不好,眼前的场景半遮半掩,惹人遐想。马老板的一只大手,从唐柔的脚裸抚摸到大腿。

喝多的唐柔,就像一只猫咪发出呼噜呼噜的呻吟轻吟声。

好滑。

马老板咽了一口,火急火燎的抱紧唐柔的双腿。

我发现他就是一个老变态,居然用那玩意去蹭唐柔被丝袜包裹的长腿,脸上全是享受的表情。

胡刚应该满足不了你吧?你肯定不知道,上次我和胡刚去会所,他没坚持三分钟就出来了。

马老板嘿嘿笑着,吭哧吭哧的喘着气,像一头发情的驴似的。

被下药的唐柔,根本听不清马老板的话。可我却目瞪口呆,表哥去会所找小姐?在印象中,表哥和唐柔一直很恩爱,两人都快到了结婚的地步。

不过转眼一想,不管多极品的女人,面对的时间长了,总有腻歪的一天。站在男人的角度,出去偷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继续看向对面的马老板,他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一颗药,放到嘴里面吃下去了,没过几分钟,便有了不小的反应那家伙大的恐怖。

今晚弄死你这个小妖精,可把我馋死了。

马老板放下唐柔的双腿,抱着她走到客厅的卫生间,准备……

进去后,马老板把唐柔放到洗漱台上,下面的家伙,刚好对准了唐柔泛滥的芳地。

我瞪大眼睛,舍不得眨一下。今晚的唐柔,太诱惑了,两条黑色美腿夹住马老板的腰,一只手摸到自己衣服里面。

好痒,我要。

现在的唐柔,已经没有一丝理智了。

马老板没有关门,我悄悄的去厨房里面找了一根擀面杖,提在手里,心里也踏实不少。

慢慢摸到门口,我小心注视着里面的情况。

马老板已经一把扯掉了唐柔的蕾丝小内内,而且还是纱质透明的,缝隙中,正在流淌着清泉。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自己如果还不出手,唐柔就被眼前这个死胖子侮辱了。

就在他准备扶着那丑东西进入唐柔的身体时,我两步大跨进卫生间里面,照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咣!咣!

两棒子全部抡到马老板的后脑勺。

他抱着头像狗一样哀嚎出来,手指缝隙里面全是血液。

滚!我大吼了一声,大棒子又往马老板身上抡了几下,没敢砸头了,害怕把人打死。

做这种事,玩别人家的老婆,本来就心虚,被我撞见,马老板连忙提起裤子,拿着公文包跑了。

跑出表哥家的时候,这个胖子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要记住我长什么样子。

我一直追了出去,看见马老板上了一辆宝马X6狼狈离开,这才提着擀面杖回到家里。

唐柔依然坐在洗漱台上,只不过我进来时,看见她把手放到了下面,嘴里开始嘤咛出来,我亲眼看着她的手指,一寸一寸的被吞没。

亲眼看着她自己弄,那种场面别提多带感了。

小刚,是你吗?

唐柔迷离的双眼半睁半闭的,这下真的没有一丁点理智了。

她想要从洗漱台上下来,接过两腿一软,往地面摔去。

还好我眼疾手快把她抱在了怀里,这一下,感觉到怀里充满弹性的柔软身躯,心里大为来火,下面的那活儿,隔着裤子顶在唐柔的要害上。

唐柔就像一条八爪章鱼,用力的抱着我,不断用下面磨蹭我。

柔柔姐,别这样。

我口干舌燥,内心犹豫到了极点。

说实话,此刻我恨不得把她按在地上,狠狠抱着她的双腿弄一回,可是仅剩的理智告诉我,唐柔是表哥的女朋友,我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

而唐柔的举动,一点点蚕食着我的理智。

她拿着我的手从领口放进去,顿时抓住了一个白兔,大的一只手都握不住。上面是惊人的弹性,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好像电流流过我的全身。

小刚,快点弄我,我受不了了。这是什么酒?后劲儿好大。

唐柔抱住我,她的小手隔着自己的衣服,抓住我握着大白兔的手,用力的揉。

我从来没有见过唐柔这么一面。

她火辣的身体,惹的我血脉喷张,理智逐渐的消失。

紧跟着,一只冰凉的小手,深入我的裤子,一把握住了我的下面。

她轻轻的套弄起来,双眼水汪汪的:小刚,你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我绷紧身体,嗓子快冒烟,满脑袋里面只剩下唐柔的娇躯,以及那两条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大长腿。

柔柔姐,不要。

我还在做着最后的抗争。

要是真和她发生关系了,以后我该怎么面对表哥,该怎么面对她?

这样做,是趁人之危。

在我苦苦挣扎的时候,唐柔一把落下我的运动裤,下面的兄弟立刻暴露出来。唐柔看呆了,我清楚看见她眼里闪过精光。

几秒后,她握着我的兄弟,微微张开了小嘴往这边凑来。

唐柔的小嘴上还涂了妖艳的口红,烈焰如火,红的刺眼

当她张开小嘴的时候,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骨头也跟着酥麻起来。脑袋里面有一道声音,快进去,你在怕什么?错过今晚,以后你都没有机会了。小北,你这个怂货,有色心没色胆。

仿佛有一只小恶魔,正在鼓动着我。

只要我往前一挺身,我昂头挺胸的那活儿,就能进入唐柔的小嘴。

唐柔口中如兰的气息,扑打在我的小脑袋上面,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该怎么办,今晚我要是忍不住碰了唐柔,那就是趁人之危,而且我都不敢想象明天会面对什么?

如果把唐柔换成另外一个女人,我会毫不犹豫的塞进去,但唐柔可是表哥的女朋友啊,还有几个月就要结婚了。

她傲人的双峰,快要把衣服撑爆。

地面上,是早已泛滥的河流,河水流的到处都是。

看着她如瀑布一样的卷发,性格迷人的脸庞,娇艳欲滴的小嘴,我下面又长大了一轮。

我眼睛都快喷火了,颤抖着手,碰了下唐柔的小嘴,接着触电似的收回手。

我还是不敢碰唐柔。

我们之间有一道鸿沟,不能跨越。

就在唐柔小嘴快要把我吞下去的时候,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我疯狂的跑出卫生间,回到房间里面把门关上,心脏砰砰的狂跳。

只差一点,我就能彻底占有唐柔迷人的身体,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不是做梦都能弄了她么,而且还是穿着丝袜的时候。

可是那样做了,我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我可以肯定,那个死胖子给唐柔下药了,所以今晚的唐柔,根本无法思考。

我也不知道在最后一步退缩,是好还是坏?

心里面,一个异样的念头浮现,万一我弄了唐柔之后,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找我的麻烦呢?表哥满足不了她,她内心里肯定很想要吧?

如果她不抗拒我,是不是以后表哥不在的时候,我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弄她?

我摇了摇头,心里暗骂自己的是个畜生。

袁小北,你就是一个怂货。

我小声的说了句,快速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我深呼吸两口,转身走了出去。

唐柔正在脱衣服,很快就一丝不挂,只剩下两条雪白大腿上的黑色丝袜。

我害怕自己克制不住,抱起唐柔往我房间里面走去,最后把她放到地面,打开花洒往她身上浇冷水。

冷水顺着唐柔的卷发流下,唐柔迷离的眼神,逐渐睁了开来。

我松了口气,果然有用。

只是被水浸湿的丝袜,却更加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我发誓,真的想把唐柔抱在怀里,狠狠的和她水乳交融。

几分钟过去,唐柔彻底清醒过来。

她迷茫的看着四周:我在哪儿,头好痛。

我不是在陪马老板喝酒吗,怎么会在这里?

嘴里念了几句,唐柔好像回想起什么,脸色狂变,唰的回过头,看见我时,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脱光了,两个满头傲然矗立,上面还沾着一些水珠。

啊!

唐柔的尖叫声,差点把我的耳膜刺破了。

我赶紧开口:柔柔姐,你没事吧?

安静了几秒,唐柔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眼睛也红了:袁小北,你这个禽兽,居然趁我喝醉了轻浮我,等你表哥回来,我一定会告诉他。

我脸颊火辣辣的痛,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妈的,为了她,我不光得罪了一个老板,更是在关键时候忍住了冲动,帮了她这么多,居然说我打她的主意?

可是就现在的场景来说,不管是谁都会误会,我手足无措的拿着花洒站在原地。

心里只希望她没有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

唐柔用力把我推开,我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眼泪都疼出来了。

心里那个火,早知道刚才直接把她上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咬着牙齿,不知道该不该去找唐柔解释一下?

想了想,就算这个时候去找她解释,她也听不进去吧?

我换了一套衣服,坐在床边,心里七上八下的。要是表哥回来,唐柔真的告诉他,说我趁她喝醉了想要非礼她。那时候,表哥一定会把我赶出去吧?

况且我有口难言,这种事根本解释不了。

好在表哥大半夜都没有回来,看样子又要加班了,我不禁松了口气。决定等唐柔冷静一下,再去找她,把来龙去脉解释出来,至于她信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快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房门被人敲响了。

起来开门一看,身穿一套睡衣的唐柔,满脸歉意的站在门口。

我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小声的问是不是表哥?

唐柔抿了抿嘴,她的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都换了只穿着一件白色睡衣,那种材质类似于蚊帐那种,接近透明。

最重要的是里面什么都没穿着,完全真空的,傲然矗立的双峰把睡衣高高的撑了起来。看着朦朦胧胧,一片雪白。这个女人,真的迷死人不偿命,她定定看着我,因此我眼珠子没敢乱动。

怎么不说话?

我明知故问,又说了一句。

唐柔鼓足了勇气,主动抓着我的手:小北,是我。

她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愤怒,看样子刚刚她也不是真的没有一点理智,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

既然她能回想起来,就知道是我在关键时候救了她。

今晚我要是不在,唐柔早就被那个马胖子拱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乖乖塞着棒今天不许拿出来

相关推荐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