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塞住一滴都不准流出来h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塞住一滴都不准流出来h,陈默平时声线本就低沉,现在嗓子一哑,磁性中的颗粒感让秦南腰都酥了半边儿,她伸出一条腿去勾陈默的腰,却被他握着膝盖压回了床上。

“湿了吗?”

当然湿了。

秦南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和陈默接了吻还能自持的女人。

“陈默,要我。”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塞住一滴都不准流出来h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塞住一滴都不准流出来h

秦南的双眼逐渐习惯了黑暗,她看见陈默微垂着眸睨着自己,表情欲得让人两腿发软。

他抬起秦南一条腿,昂扬的头准确地顶在了那细软的小口外,屏住呼吸腰部发力直接整根贯穿了进去。

秦南被填满的一瞬间几乎没喘上气来,身子猛地跳了一下,过了两三秒才徐徐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额头上已经憋出了一层薄汗。

狭窄的穴被撑到了极致,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地方不是严丝合缝的,秦南能感觉到自己被陈默这滚烫的根烫得几乎融化,淫水不像是润滑液,倒更像是从她身体里被那股热度逼出来的淫荡灵魂。

头顶到深处,陈默也被秦南极致的狭窄绞得倒吸口气,缓了两秒才用双手抱住她的屁股开始干。

“嗯、啊……陈默……嗯……”

秦南的声线也是偏低的,配上那张性冷淡似的美艳面孔,手底下的人已经跟他投诉过好几次让她出席商业酒会的时候冷着一张脸,搞得都没有投资商敢上去搭讪。

也正因为如此,她在床上的淫乱才格外迷人。

秦南被陈默激烈的顶撞激得偏过了头去,及肩的半长发凌乱地铺开,她微眯着眼儿,两道柳眉伴随着他插入的频率而不断轻皱。

有谁会不喜欢这样一个冷艳尤物独独对自己展现出自己淫荡的一面呢。

陈默又是一个深入顶得秦南难以自持地从喉咙口溢出一声哼叫——她的叫床一般就是短促的单音夹杂他的名字,陈默一开始觉得听不惯,到现在能让她在床上发出控制不住的叫床声却已经成了他的乐趣。

“啊陈默,轻点儿……要死了……”

穴里热得厉害,不光是那根阴茎热,秦南觉得自己整条小穴都像是快着了火似的,偏又淫水泛滥得不行,着火论根本站不住脚。

那狭窄的穴道里每一道蜷缩的褶儿都被陈默毫不留情地碾开照料过了,秦南爽得大腿根都在发抖,两条腿就像是柔软的藤蔓一样死死地缠在陈默的腰间。

爽死了。

陈默也不自觉地皱起眉,秦南的穴又紧又嫩,吮得他龟头舒服得不断往最深处去顶,却又在顶开深处嫩口瞬间被箍得更是控制不住。

一滴汗悄无声息地顺着陈默的脸滑入他下颌的阴影中,他难耐地喘出一口粗气,下半身更加用力地往里顶。

“陈默,我不行……啊……”

无论秦南可以惹得陈默如何发狂,到最后吃不消求饶的总还是她。

“唔啊……轻点……”

回应秦南的只有阴囊裹着一层淫水拍打着她腿根的声声脆响。

等到陈默好不容易射出来的时候,秦南已经数不清高潮几次了,陈默把阴茎抽出去,将用完了的避孕套扔进了垃圾桶里,转身就进了浴室。

秦南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听了半天浴室的水声,才懒洋洋地支起身子开始穿衣服。

陈默从不在这和她过夜,秦南也一样,他们约好见面就会来这儿,等到陈默尽兴了就各回各家。

刚把上衣整理好,秦南就听浴室里传来陈默的声音:“秦南,把我手机拿来。”

手机就在床头,秦南拿起来屏幕就被自动唤醒了。

屏幕上只有一条微信。

沈清:阿默,我明天下午到,到时候再联系你。

沈清,秦南还真认识。

陈默的白月光。

1 2 3 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塞住一滴都不准流出来h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