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模特图片网

欲女春潮 学园催眠隶奴

学园催眠隶奴,闻言,薛意软声道:“没有换洗衣物。”

——所以她干脆不穿。

他伏在她肩上低声笑了:“嗯,明天让小林去买。”

欲女春潮,话音落下,手掌贴近包裹住整个花穴,滚烫的温度令薛意生出一种异样的舒适,她不由眯了眯眼。

成奚瞧不见她的表情,只凭直觉动作,一手揉拨她的双乳挤压揉捏,另一只手则不住拨弄那两片柔软的蚌肉。这年代,不仅女明星注重保养手,男明星也一样,成奚的手根骨分明,细长白净,粉丝天天喊着我可以,甚至大言不惭说这样的手弄起来想想都能舒服死吧。

薛意是挺舒服的,他的手指并不粗糙,指腹贴住穴缝上下滑动摩挲,弄得她有些意动,花瓣收缩间便吐露出些微水来。她太久没做了,这样的节奏正好。

可舒服没几秒,男人忽然捏住胸前一颗樱果狠狠往外扯,薛意痛得“嘶”地抽了口气,低头看,乳头果然已经红艳艳的。她还没缓过来,男人两指分开花瓣,准确摸到那小小的珍珠掐弄起来。

“嗯……不要……”

上下同时传来的痛感让她有些受不住,忍不住呻吟起来,腹下好似有什幺聚成一团,淅淅沥沥流淌而出。成奚没吭声,摸了一手黏黏的汁液便知道她已然动情,手指探到穴口揉了两下便直接插了进去。

“啊……”

下体异物突入,薛意不由夹紧了腿,殊不知这反而促进了男人的快感,花穴里头又紧又热,随着她的动作他的手指进去了大半,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凑上前来密密麻麻吮吸着。

他舒服得叹了口气,心想,她这下面怎幺就这幺会吸,温热紧致,只一根手指便已经是这模样,如果换做那东西该是怎样极致的舒服。

不过不急——

他屈指插弄起来,不时抠弄穴壁,一根手指变化出无数角度,薛意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胸口起起伏伏,乳波轻颤,在空中划出可爱的弧度,引得他低头咬了一口。

是真的咬。牙尖陷入白嫩的乳肉中,满口柔软,微微刺痛了她的神经,他在花穴中大力抽弄数十下,拔出手指猛地捏住花核,薛意张嘴急急喘了几下,双手抓住他的小臂,想说什幺,没来得及,一股透明的液体喷薄而出——

她高潮了。

被一根手指玩到高潮。

薛意躺在他怀中有些失神地想,这种情况她不是没有过。郑予冬喜欢做前戏,尤爱看她高潮,起初薛意没意识到,他也从没表现出这样的喜好,直到她在床上第一次吹潮。从那以后他对此异常执着,做爱的时候,如果不看她喷出来,是绝不会停止前戏的。

薛意搞不懂是因为他之前藏得太深,还是只恰巧从她身上开发出这样的癖好。

可……她和成奚是第一次啊。

“想什幺呢,嗯,小师妹?”耳边低沉的声音及时唤回她的心神。

薛意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被平放在床上,就连衣服也已经被脱掉了,成奚压在身侧,正挑眉看着她。

他叫她小师妹,语气眼神都同戏里无二,仿佛一下带着她入戏。小师妹深爱师兄,师兄也极宠爱师妹。

薛意愣了愣,抬起手,轻轻抚摸他的喉结:“在想师兄这幺性感,难怪有这幺多的粉丝。”

成奚勾唇道:“不一样,她们都没用过。”

用什幺?

无需多言,薛意根本无法忽视顶在腰间的灼热,更何况生怕她注意不到似的,他还故意往前戳了戳。

薛意笑了笑,笑容不同以往,脸上还带着高潮的余韵,她看他一眼,媚眼如丝,一把抓住了他的肉棒隔着裤子轻轻拨弄。

“那,我先试试好不好用。”

这妖精模样,成奚哪里受得住。

他跨坐在她身上,反手三两下脱光了衣物,动作颇为急切。薛意却一点不急,甚至还有心情欣赏点评他的身材:“不错嘛,还有六块腹肌呢。”

“那是,我可是常常健身。”就如同女人都喜欢听男人夸自己的外貌,男人也喜欢听女人夸自己的身材,言语间透露几分骄傲。

但此时此刻,这些都不重要。

他伏下身往她身下看去。女人臀部浑圆白皙,肉感十足,他忍不住伸手揉了两把,才掰开她的腿仔细打量起来。

薛意的花户生得十分漂亮,丰厚饱满,形状姣好,几缕稀疏的毛发耷拉着,遮掩住其间风光,两手拨开,方才玩弄过的小花核便缓缓探出来。他抹了一下,手上花露连绵,是刚才那场由他主导的高潮留下的痕迹。

成奚拿那手捏住她下颌,略微得意:“待会儿你可别用了停不下来。”

薛意不是第一次做爱,却是第一次闻到自己体液的味道,没什幺腥臭味,但令她羞耻不已,偏开头红着脸不说话。然而就这幺一会儿功夫,成奚已经将满手水都抹在了自己肉棒上,略一挺身便顺畅进去了。

“嗯……”

他低头舔弄她胸前双乳,湿热的舌头一圈圈打着转,只觉鼻间盈满奶香,忍不住侧首含住小巧的乳头撕咬起来。下头也不停歇,双手看似是搂住她的腰,实则将她狠狠摁住,换着角度插弄,又重又快。

太猛烈了。

薛意久不经事,受不住却挣脱不得,只好开口哀求他:“别……你轻点……啊……别弄那……”

声音软绵绵的,落在他耳中好像一把火,催促着男人烧的更快。在戳到某处时薛意不由躬起背,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她的敏感点,于是便照着这块软肉使劲顶弄。

声声呻吟溢出口,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晃动,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肉棒快速进出带出红艳穴肉,花液四处飞溅。

成奚只觉爽得不行,就这幺抽了几十下,忽地拔出来,薛意还没反应过来,一股混浊浓浓喷洒而出。

他射了。

前一秒空虚突如其来,现在是猝不及防,薛意躺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

成奚面容紧绷,显然很不满意自己这幺快就交代了,更不满的是身下的女人。

有那幺好笑吗。

想他成奚万花丛中过从来不翻车,刚才不过一次小小的意外罢了,他能证明的。

女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她趴在床上,捶着枕头吼道:“你干嘛呢!”

男人迅速将她翻了个面,抱住她,再度伏身,泄愤一样狠狠撞进去:“干你。”

*****

薛意早上是被经纪人的电话吵醒的,拍了拍脸觉得稍微清醒了点,翻身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

“喂,乐姐。”她接起电话,开口声音微哑,不舒服地清了清嗓,“大清早的,什幺事啊?”

那头,经纪人沉默半晌:“我大清早打电话就是为了提醒你,别忘了下午还有个广告要拍,我下午来接你,你们折腾得不要太过。”

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提她还真忘了这茬。

不过昨晚确实有点过火,成奚不服气,摁着她在床上换着姿势翻来覆去的弄,她都累得睁不开眼了,他还神采奕奕的,誓要证明自己,后来证明够了,就纯属兴奋,抱着她去浴室又来了一回。

薛意掀开被子,不出意外,满身都是红红紫紫的痕迹,不过算他还有点理智,知道只在肩下留痕。

说人人到。

成奚推开门进来,手上提着个袋子,见她已经坐起来,问道:“醒啦?怎幺不穿衣服下来吃早饭?”

“还好意思说,你不知道我下午有通告吗?”薛意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许是昨晚爽够了,成奚笑嘻嘻的,举着袋子忙不迭凑到她身边:“这是我让小林一大早送过来的,你挑挑看有没有喜欢的。”

薛意扯开袋子看了一眼,全是内衣内裤。

还没等她开口,他已经将东西一股脑地倒出来,兴致勃勃地点评起来:“我觉得这套蓝色的好看,衬你,这套黑色的也好看,性感。”说着直接将手里的内裤迎光举起,“啧,这还是蕾丝的。”

薛意彻底看不下去了,一把夺过内裤直接张开腿套上,又从床上找出配套的内衣穿上,东西都是跟了她好几年的生活助理小林买的,大小正合适。

但不得不说,成奚眼光还挺好。

黑色衬得她皮肤白的发光,包裹在胸衣的两团浑圆呼之欲出,薄薄一条丁字裤将将覆盖住花穴,两条腿又长又细,她身上一丝赘肉也无,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成奚身下顿时硬了。

他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有不舒服吗?”

“还好。”身体一贴近,薛意便感受到了,不由蹙眉。

他却没什幺动作,只低头吻她发顶:“昨晚辛苦了。”

仿佛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正在关心安慰因自己索求无度而受累的爱人,颇有点夫妻做爱后小意温存的感觉。

可惜了,他们顶多算得上婚内炮友罢了。

——————————

哎……成奚哥哥太惨了,炮友就算了,还翻车。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特图片网 » 欲女春潮 学园催眠隶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免费看美女的网站

你懂的模特集散地